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我以我血荐轩辕—11区小学生为抗强拆上演真实版拜见女皇陛下

机动战队

自杀 强拆

日本少子化和老龄化现象,已经成了日本社会的顽疾。近几年来随着少子化的愈演愈烈,11区的不少小学都没有生源,只得裁撤合并班级,更有甚者直接裁撤学校。14号一名大阪的小学五年级学生,为了阻止自己的小学被裁撤合并,上演了一场真实版的《拜见女皇陛下》。这位小学五年级学生在JR野崎车站跳轨自杀,当场死亡,事后警方在死者衣服口袋中发现了一封遗书,上面写着“希望我献出小小的生命,能够换取学校停止被撤并。”,而就在其自杀当天上午,这位小五学生还在班级中发起了关于学校被裁撤的投票,全班都投了反对票,这情节和国产漫画《拜见女皇陛下》中五三班为了不被裁撤的情节如出一辙,只不过现实中是以悲剧收场。

遗书

死者的遗书

站台

自杀的地点

在11区,自杀并不是一件什么罕见的事情。社会的压力,人际关系,职场荣辱都可能造成自杀案件的发生。但是当自杀发生在一个本应天真无虑的小学生身上时,我们就该想想到底是为什么了。无论是中日甚至包括韩国,作为东方文明的国家大人们总是没有给孩子们足够的话语权,没有能让他们能够充分的表达自己的意见,以裁撤学校这件事来说,在校的学生们的意见被完全的忽视,是造成这场悲剧的直接原因,既然大人们没办法让孩子们表达自己的诉求,那孩子们只能以极端方式来报复大人。学生作为学校的主体之一,他们的意见没能在决策者的决策中体现,从本质来说这个决策就是不全面的。忽视孩子们的话语权似乎也是我们的通病,大人们总站在大人的角度去考虑小孩子的事情,如同部分大人说喜羊羊剧情弱智,那是你从大人的眼光角度来看,从孩子的眼光看,你不能否认喜羊羊的剧情迎合了孩子们的口味,不要忘了他是一部定位给小朋友看的动画,而不是大朋友。学校也是如此,大人们考虑的是学校的经济利益,而这个孩子则视学校为自己的第二个家,在学校中有孩子们自己的回忆,决策不应该只从决策者的利益出发,也要考虑被决策的主体的情感。如果我们还继续忽视孩子的意见,孩子的话语权,也许还会有更多的孩子选择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逝者已逝,我们除了为这件事感到悲哀,更要防止这种悲剧重复上演,正所谓: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共同社2月18日电】留言要求学校不要撤并后卧轨自杀的大阪府大东市小学5年级学生(11岁)的葬礼18日在大阪府举行。男孩的姐姐(13岁)对参加葬礼的人们说:“如果有烦恼,请向别人倾诉。一定不要考虑自杀。因为你是独一无二的。”

男孩的同学和校长等约200人参加了葬礼。男孩的姐姐声音颤抖着说:“现在,这些身边重要的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离别,请珍惜时间。”

男孩生前的两个好朋友朗读了给死者的信:“虽然我们不能原谅你的死,但这告诉我们你是如此的喜欢这所学校。请在天国保佑吧。”随后,所有同年级学生为男孩献上离别的歌。

男孩的父亲(49岁)表示:“希望今后孩子们可以和大人一起思考,建设这个世界,我将为此而努力。我想这是孩子留给我的作业。”



59 条评论 我以我血荐轩辕—11区小学生为抗强拆上演真实版拜见女皇陛下

  1. 搞不明白孩子这么小怎么就会想的如此多
    太言外话,帝都这边也是一直在合并学校,或许是城乡一体化搞的鬼吧

  2. 最后一段话偏激了……例如”以裁撤学校这件事来说,在校的学生们的意见被完全的忽视“以及”从孩子的眼光看,你不能否认喜羊羊的剧情迎合了孩子们的口味“,特别是”大人们考虑的是学校的经济利益“这点,这是考据了多少新闻得到这个结论的啊……

    顺手说,我一直觉得,如果拜见女王大人不是阴谋论过多的话(比如那个一直针对3班的死肥佬)而且缺乏与学生间的沟通的话,其实合并班级是个好注意的。如果这个观点是站在大人的角度看的话,那我问下,孩子的最大愿望是玩吧,那为啥大人要让他去上学这点没人质疑呢。

  3. 女王大人就这么把第一部完结了。。。,明公公最后要是真跳下去了,这新闻同步率就更高了。。。还是为这个小朋友默哀吧。
    女王完结那天突然发现在有妖气上追的漫画从去年开始逐渐有中篇的开始完结了,真是光阴似箭什么的。。。

  4. 喜洋洋弱智和迎合小朋友口味有什么冲突吗?就像你对一个女学生说,你是学生和你是女孩一样,都是正确的啊,小孩的口味本来就是这种弱智题材嘛。
    至于自杀这种事,我只是觉得是孩子自身和家长的问题,自己不去寻找,家族没有帮助和正确引导如何解决问题,才是悲剧发生的根本原因吧,当然学校本身无法吸引生源也是一个问题,但是用极端的方法展示自己的思想,从而胁迫他人顺从这种思想,这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吧。如果想表达看法在日本应该还是有一些合理合法的途径的,毕竟上访不一定都会遇到强制精神病的。
    至于“学校经营者只从利益出发,完全无视的孩子们的意见”这句话笑尿了。商人不从利己出发从那出发?每年赔个几千万日元,这钱你出?你让经营者的家庭如何生存?再者何谈完全无视?不完全无视孩子们的意见能怎么样?向学生大量收取赞助费以维持学校运营?孩子的想法对孩子自己很好,也很天真,但孩子毕竟是孩子,现实也是残酷的,作为非完全行为责任人,套用传统的话就是“孩子他不能像怎么样就怎么样。”聆听理解孩子是必要的,但是孩子说什么是什么就有问题了。
    最后,如果说学校继续亏损经营,最后经营者们卧轨自杀了,这笔账是不是要算在逼迫不能废校的这帮天真的孩子身上呢?到时候是不是要说,孩子小,不懂事呢?

    • 不能同意。
      1 根本原因是这些是新时代儿童的发言表达权被忽视,而他们有接受者现代民主的教育,他们是十分重视自己的个体权力的。
      还有就是,简单的归咎于家庭和儿童自己,这是我最不能认同的。家长和你都是成年人,他们总是像你这样根本无视儿童自身的权力和自我。你能够很清楚发现孩子身上的问题?大家都是普通人好不,又不是青少年问题专家。
      再次,如果重视孩子观点,不管结果如何,最起码很大程度上不会发生悲剧。你说帮助和引导,这不就是?不要把问题大而化之,甚至简单的用家庭和当事人自身作为根本原因。我们要避免悲剧只需要能够尊重孩子自己的表达,不论结果,悲剧很大可能就不会发生。
      不要这样高高在上啊。
      2 “只从…出发”就是问题,什么都只从自己,或者主要来一刀切的简单化问题,只会造成恶劣的结果。孩子悲剧的原因不在于学校的存废,我觉得更多的是成人世界对他们权利的漠视。如果可以考虑孩子,哪么就算决定学校合并,哪么最起码会有一个更好的方式来让孩子们接受,而不是简单粗暴的解决。 请你能够尊重他人,结果重要,但过程也很重要。你这样的简单说法感觉很冷漠,令人难受。
      3 还是在强调一下,学校存废的决议不能忽视孩子自身的表达。尽管我也觉得学校应该最终还是会合并。但是当尊重孩子们的表达,了解他们的意愿和问题,哪么决定不仅包括学校的处理,还有孩子这个事件当事群体的恰当解决处理的方案。
      希望你能尊重孩子,OK?

      • 请问如何算不忽视儿童的发言权?不听,不让说还是听了以后再毫无行为?他们虽说表现形式不同,但是从结果上一样的,而且我个人觉得假模假样的装作听取孩子的意见,然后在冷冷的抛弃了他们才是对孩子最大的伤害,这让他们是去了对人最基本的信任。
        至于普通人的说法就有问题了,你可以不了解其他孩子身上的问题,但是你就算无法准确的找出来,看不出你自己孩子身上的不同和变化的人,我认为首先作为做父母已经失格了,不要把做父母想的很简单,正如你说的是个人,而不是供你玩乐的小动物。你可以不是青少年问题专家,但请做到你自己孩子的专家。
        而把问题大而化之的其实偏偏是你们这些什么时期都推到学校和社会,忽略了对孩子印象最大的家庭的人们,孩子们的问题虽然是社会的,但绝对不能忘了社会最小组成部分家庭的责任。孩子如果出事,最先要问责的应该是家庭,而不是社会,更不是那些赚钱养家的商人。
        至于后边说了一大堆虚的我就不一一说了,我只是再重新阐明一下,你一直再说尊重,尊重他人,尊重孩子,那么如何是尊重呢?我理解是耐心聆听孩子并试着去理解孩子的想法,然后告诉他们,那些OK,没问题,那些不行,完全没有回旋余地,这就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做到的对孩子们的尊重,做到这样就可以了。
        但从文章的笔者来看完全就是在美化几个行为极端,想要用自己的死亡来要挟学校执行者,不能放弃因为现实问题而无法经营下去的商业的小孩。恰恰笔者把事件大而化之,把原本是孩子和其自身家庭的问题,放到了社会层面,别跟我说学校就这么几个学生(当然如果就这么几个学生,废校就更是必然切必要的),为什么别的学生没有用这种极端的且毫无用处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他们选择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想一想。
        至于文中无数次出现的忽视孩子的意见这些词语,我觉得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什么叫忽视?怎么算忽视?如果说就结果没能改变废校的决定来说,我想应该算是忽视孩子们的意见了,但是如果说学校老师完全没有跟孩子解释和沟通废校这件事,任何正常人都是应该不相信的,你作为一个正常人,你会对你学生说“学校明天开始废校,你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然后就扬长而去,对孩子不理不问了吗?这些不过是媒体或者笔者为了自己的言论所作的噱头罢了。当然,解不解释,接不接受的废校这种现实的结果不会变倒是真的。
        然后,磊了这么多字,其实我想表达的很简单,1、这些孩子是做了些极端且不负责任的事,可能废校是诱因,但最根本的问题是在他们自己和其家庭。2、在同情的死者的时候,也要想想校方,哪怕有转机,谁也不会没事让一帮人跟着遭罪,弱势可能很可怜,但相对强势方也不一定就是坏人,学校管理者也要生存,不能因为几个孩子因为自己的无知和冲动,就把所有问题怪罪在他们身上。3、孩子们要尊重,而且要尽最大可能尊重,但是不能溺爱,什么事都有这他们的性子,而且尊重说到底事件相互的事情,礼仪什么的就是这么麻烦。
        最后,问个问题,你们高谈阔论的半天说要尊重孩子,尊重孩子第二个家,尊重孩子在学校的美好感受,然后有什么办法么?尊重了孩子半天,好言好语的和孩子推心置腹打了半天,最后学校没钱,废校了,你们和直接冷语告诉孩子们“学校没救了,自己想出路吧”的结果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也对,还是有的,你们让他们报了幻想,然后有亲手打碎了。你们真觉得这样你们更人道吗?你们就用这种行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俯瞰,如此现实的可能冷漠的我么?
        其实这个问题有3种结局方法,1、学生多交钱,但是不可能,因为孩子的家长不会这么做的,因为他们放任了孩子自杀都没想到这个方法,所以他们不会为孩子那所谓的第二个家而去交巨额的学费去的。2、可以要求政府拨款,不过这更不可能,因为他们都自杀了,还怎么去政府要求啊,什么?政府不接待小孩子?他们有父母,他们有跟父母沟通吗?沟通了孩子还自杀了,我觉得父母是不是有教唆未成年人自杀的嫌疑啊。3、他们可以组成个偶像团体什么的来吸引生源,你们觉得这种方法是不是比较靠谱?但是他们都自杀了啊,怎么组呢?现在只能靠他们的自杀行为绑架道德舆论,组织个募捐什么的看看能不能度过这个难关,不过,估计也悬,能募捐到多少啊。。。

        • 由于你的表达比较直接,一下子使得我有些激进了。我先对之前的表示下歉意。看到你回复这么多,我也把自己的观点整理下。
          由于信息不足,我的很多说法有涉嫌虚拟的脑补内容。

          我所说的尊重不是极端完美的尊重儿童的意思,我自己认为这基本上不可能。我所说的尊重仅仅指在商量废校的会议或者讨论时候孩子可以在场,能够允许他们有空间发言。这有些天真,比较现实的是希望在场的参与者能够考虑到这些孩子也是废校需要面对的一个社会问题,家长最好能在场给孩子适合的帮助解释。
          我重申一下,我自己是支持废校的,社会成本太高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孩子这么少不利于他们的成长,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孩子一起接受教育。当然高年级的学生会比较困难,希望他们能够顺利的接受,有过类似经历的我能够体会到离开旧地的纠结和面对新环境的恐惧。
          这样,最起码给了孩子一个缓和的余地,而不是,以下是脑补,可能仅仅简单的大人们自己就决定,简单的通知给了孩子们,给孩子们一个冷漠的印象,然后冲动的年龄段的小学高年级孩子可能在经验知识不足的条件下做下极端的事情,引发悲剧。10-16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是一个处于躁动的年龄段。青少年有自己的特殊心理和行为特征,他们普遍来说根本不成熟,像那位自杀的五年级生。
          我自己小时候还有因为父母冲突想要自杀呢,只不过没有付诸实施,自己怕死。所以希望你能了解这些孩子太不稳定了,尤其是在现代都市的孩子,他们的躁动甚至往往被放大。
          甚至,作为一个师范专业的在校生,我很怀疑学校的老师和教育工作者难道没有有所预备,甚至在决定的程序中参与?现在的我甚至想痛骂他们自己是怎么回事,最应该了解孩子的就是他们的老师啊!混蛋!

          另外我要强调的是你的表达很有问题,“根本问题在家庭和小孩子”,哪么我可以这样理解吗,就算不废校,这个孩子未来终究还是会在其他小事中因为家庭和自己的缺陷而自我毁灭,废校中出现的这种忽视孩子的问题无关紧要,社会对此无需负责,小学生真是图样图森破?这是最让我感到愤懑的地方,希望你能正确的表达,而不是仅仅是我曲解你的原意。

          我的观点是孩子不死,避免这样的悲剧,而不是废校的对与错,信息不足的条件下我不能说废校问题什么,但是最起码这位死者的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孩子们被考虑了,他们在良好的沟通中给他们一个缓和的余地,然后就平稳地接受现实,事情过去,然后继续他们的人生,我所盼望的仅仅如此。我不是讨论废校问题,仅仅指出废校过程中孩子们被忽视了,没有被大人们妥善的沟通处理,这是引发悲剧的最大原因,孩子能付什么责任,他们还是少不经事的孩子。你觉得现在的小学生是怎么什么样字呢?最起码你有过学生时代,学生群体的个性心理特征最起码能有些感受吧。

          你的观点集中于废校是否合理,但是你在表述时候,可能无意中,过多的指责了孩子和家庭,而没有重视废校过程中要照顾孩子们的感受,需要对他们做出一定的心理辅导,让他们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最起码,这样做,很大可能孩子现在还能活着,甚至在成人后回忆起时间当时的自己还会冷嘲自己的图样图森破。现在,孩子死了,一个生命没有了,你却冷冰冰的认为孩子是废校的敌人,是一群错误集合体,我怎么可能接受。

          还是说你的表达十分不恰当,对死者缺乏尊重,仅仅考虑废校合理与否。问题是,我,关注的是避免孩子的死亡,废校的核心问题上和你并不冲突,仅仅对于你的表述里透漏的对孩子的偏见和冷漠感到愤懑。

          到此为止如何?希望你表述时候能透露出对生命的珍重。
          以上。

          • 我的语言可能会刺激到某些人,这点我早就想到了,我一般的对策就是指出无法认同对方观点,然后阐述我的的观点,,如果对方开始丢下限,我就放弃在和对方交流,不过遇到想你这样可以相互尊重对方,而且是讨论问题,不是绕着弯子问候对方家人的人,我还是很愿意多磊些字的。

            首先,在如何算是尊重孩子的观点上,咱们的看法是大体相同的,但至于如何执行上,你也说道你的想法有点天真。这件事是发生在一个小学5年孩子身上,也就是10、1岁左右的孩子,如果说发生在中学生身上,我完全就不想讨论,如果是一个高中生身上,讨论会多一个分支,但是如果是发生在一个小学生上,我认为对孩子的尊重停留在,至少提前一个学期的通知孩子和学生家长层面,回收家长的反馈意见层面上就可以了,多了就过了,因为你对5-11岁之间的小孩谈论废校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要换地上学,同学要换了,他们不会想到别的,交流的等级是不一样的。

            至于你说的,不太理解“根本问题在家庭和小孩子”这个表述,其实我已经做了解释,如“1、这些孩子是做了些极端且不负责任的事,可能废校是诱因,但最根本的问题是在他们自己和其家庭”,学校和社会绝对有原因,但是绝对不是主要的,如果按百分比的话,应该最多占到2-3成,即使是学校做到你说的那么冷漠的情况下。因为首先在孩子自杀前,搞了投票,全班人都选择了反对废校,但是只有他自己选择了自杀,这就表明他的行为本身是极端、出格、而有问题的,当然“不随大流就是错”这种论调是有问题的,但就在本件涉及一个年幼生命的问题上,问题绝对处在哪个自杀的孩子上。再者是孩子父母的问题,在废校这件事上,作为孩子的父母应该是充分理解认识到了问题,没有理解,没有劝导,没有察觉孩子的不同和变化,这些做父母的绝对是有很大问题的。所以我确实认为,就算没有废校这件事,这样的家庭和孩子在以后遇到问题(一般来说会是有转折性的问题,具体事件的大小就不好说了)也有可能会走上这个悲剧的结局。

            然后说一下,自杀这种事情我想普通人多多少少都会想过,毕竟世界上总有不顺心的事情,但是如果实施了,那么我认为他就不是普通人了,而是心理有问题的人了。可能孩子小,确实不懂事,不会理解他死后,活着的人的悲痛与麻烦,所以才更应该用更大的力量来谴责、怒骂孩子这种无知冲动的行为,让他们认识到,这种行为是错误的,是不可取的,是毫无意义的。这样才能避免让孩子们认为“自己的自杀其实是一种很好的绑架舆论和社会向大人施压的好办法”,我认为这样才是真正的人文主义,才是对整个未成年群体的关爱,而不是因为孩子死了,好像弱势群体受压迫了,就一味盲目的责怪另一方,忽视了孩子们自身的问题。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自己不管怎么样,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这个观点用在一个10岁左右的孩子身上可能有点不近人情,但我认为这是一个人,能称之为人所必须做到的,孩子做不到,那么孩子的家长要帮他做到,结果孩子和家长都没有做到合理的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孩子自杀了,就请孩子和其父母为其负责吧,不要牵扯他人,真的,自己断送自己的生命这种事情,尤其发生在10几岁,完全没有行为能力的孩子身上,怪谁也没用,这是孩子和其生活环境所选择的。

            你说我表达不恰当,其实你理解错了,我恰恰正确真实的表达了我的看法,对一个自己亲手解决掉自己的生命去换取那些不重要(在我看来,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因为生命没了,就什么都结束了,都跟你没有关系了)的东西的年轻幼小生命的看法。这种行为,无知、极端、毫无价值且不值得同情。因为我认为,所有人生命都是珍贵的,尤其是拥有无限未来的孩子,但是如果是自己放弃了这些,选择结束自己生命,那么从那一刻开始他本身作为人的最基本要素就缺失了,我绝对不同情这种人,所以也就更谈不上尊重这种行为了。

            最后,我至始至终都认为这个被我蔑视、看不起的孩子其实还是有救的,虽然他不像别的孩子那么普通和正常。但是能拯救他的,我绝对不认为是媒体中那么大肆报道的“漠视孩子想法”的学校和冷酷的废校令,恰恰应该是给予孩子最大温暖和爱好,陪在孩子身边,离孩子最近的孩子的家人。认真倾听孩子的想法,解释疏导孩子误解和不能理解的问题,为了孩子权益据理力争,如果这些孩子的家长都做到了,那么孩子还会自杀吗?我想绝对不会。当然,如何孩子最好还是自杀了,那么不用想了,谁的责任也不用找,学校的、社会的、孩子家庭的都不用找了,就是这孩子心理有问题,这谁也没办法了。

            不知道磊了这么多字,有没有好好的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你。大体上就是,我鄙视、讨厌、憎恶,自己了却自己生命的人,因为他自己都不珍惜尊重的东西,却要我去帮他拾起来,不是显得我太矫情了吗?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我讨厌道德绑架式的片面看问题,“弱者就是对的,伤者就是无辜的,帮助他们就是正义,强者就是邪恶,欺压他人的化身”。

            PS:其实当初磊这么多字只是觉得文章的笔者的论点很有问题,之后的回复也更多的是在对文章的内容进行讨论。
            什么叫叫“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你说午餐是自己从家带还是在学校定饭,这种可以讨论的事情,学校说必须订餐,算是学校“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但是想废校这种不在无可奈何谁也不会做,基本没有商量余地的事情,怎么算是不“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呢?孩子的意见肯定是“不废校”,最后的结果基本上是“一定要废校”,然后就得出了“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了?在加上一个孩子走了极端,就下都成了学校的错了??!!
            文章处处在攻击校方的决策没有体现孩子们的意见,但是面对如此残酷冷冰冰的现实,请问如何体现孩子的意见?在拆迁通知书上加一句“全校所有孩子保留意见”么?
            完全没有论据的论点;为了阐述而阐述的文章;以偏概全,毫无解决问题方法,只是一味的空谈。反正这样的报道我是很反感。
            文章的主旨是我们大人,尤其是强势的校方忽视没有接纳孩子的意见(孩子们的意见就是不废校),所以孩子自杀了,这是我们大人,尤其是学校造成的恶果。那我就想问问在这件几乎所有人都无法改变的“废校”这件事情上,听取其中最薄弱的孩子们反对意见,并要“尊重孩子的话语权,接纳学校主体意见”会有什么结果?没有结果,一个是不能改变的“废校”,一个是任性的“不能废校”,如何让两个并存我是找不到答案。既然结果是必然的“废校”,有何谈没有听取接纳“不废校”之声呢?接纳了不还是废校吗?

          • 我认为这个“10岁”孩子自杀的原因并没有在“根本问题在家庭和小孩子”上。
            废校什么的暂且不提,现在问题就只是这孩子为什么会自杀。我用一个“10岁”孩子的角度来想:他知道了要废校,组织了同学投票抗议废校(之前也可能找过老师表达过不愿废校,被忽视),说明他已经作为了同学们“抗议废校”这次活动的带头人,也有了对同学们负责的责任感,组织抗议毫无成效让他感受到了压力以及同学们的伤心失望。
            那么他自杀的原因我认为只不过是简单幼稚的“为了大家能快乐我做出牺牲,用自己的生命让大人关注到孩子们的想法”他并没有想到所谓的“生命是如何宝贵,我死了一切都和我无关了”,自杀后造成的麻烦更不用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10岁”的孩子。
            而如何能避免这孩子的自杀,父母和老师的耐心劝导是必须的,不需要什么“听取孩子们的意见”这些虚的东西,只需要给出一个能让“10岁”孩子理解、满意或勉强接受的解释,我认为如果做到这一点足够避免此次悲剧的发生。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就是这孩子只有10岁,如果说是一个15岁以上的中学生做出同样的行为,那么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问题根源一定出在他本身以及家庭身上,赞同“就算没有废校这件事,这样的家庭和孩子在以后遇到问题也有可能会走上这个悲剧的结局。”。

          • 问题的关键是孩子本身,但绝对不是因为他是“普通的10岁小学生”,因为“普通的10岁小学”的选择是接受这个事实,继续在学校呆着该干什么干什么,因为可以从文中得知,即使是全班(不是全校)都投了反对票,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自杀了,而且是当天就自杀了,说明他在某些方面肯定是跟常人有不一样的。

          • 只有他一个人自杀了,原因我也说了,可能是:他是这次全班同学抗议废校活动的“带头人”,他仅仅是因为没有抗议成功的压力和责任感而选择了自杀;自杀不是为自杀而自杀,而是为了班上的同学。我认为他真的只是个普通的10岁小学生,甚至认为他有过于常人的责任感,只是因为他想法实在太简单,如果他能长大三五岁他可能会组织游行抗议等等抗议行为而不会自杀。
            再如果说,是另一位同学B组织了抗议废校活动,同学B他不会自杀但也不是没有自杀的可能性,同学B他可能寻找其他的途径抗议废校也可能就此放弃。
            而现在事件的主角A为什么只是选择了自杀,我认为就是他“思想简单”和“责任感强”这两点,试过的抗议方法都没被当一回事,他想到的只有选择他更大的筹码“生命”来继续进行抗议,可能诱因只是同学一句“废校不如死了算了”之类的话罢了,并且他的遗书中也并没有提到除了废校的任何内容,这更排除了自杀原因包含其他方面原因的可能性。

          • 那个…咱俩的分歧在于我认为这个小学5年级的孩子思想精神上有问题,不同于常人,你的观点是他就是一个普通10岁左右的孩子的代表。是这样吗?

          • 这么长时间过去心情平复了一些。又重新阅读了一下标题文章,发现自己上面叙述的问题还是不少的。你当时的一些看法观点直接刺激到了我的某些禁忌,小小的冲动了一下。语气过冲了一些,实在抱歉。

            首先,文章有这样的描述,“而就在其自杀当天上午,这位小五学生还在班级中发起了关于学校被裁撤的投票”。可见,这位小学生确实冲动了,而且这样极端这么迅速的采取极端行为,真心不觉得家庭老师能够有很大机会发现孩子当时的不正常状态,经验丰富的青少年专家可能有所看出。
            哪么这位孩子,以下虚拟涉嫌脑补,在请愿之后找大人申述的时候可能遭遇了一些…唉…非常令人沮丧甚至被深深伤害的情景遭遇,并且从他是发起人看来,他不仅心情比较躁动,而且比较有行动力,可能还比较单纯热血,在这一点我很怀疑有否一些不合理的环境影响给了他一个自杀是个好办法的印象…就像这篇文章,孩子不死谁会关心这个事情…回到话题,由此看来,小学生们在废校事件中的关系性被大人们大大低估,甚至可能被无视漠视了,没有做好孩子们的工作,如果老师们也这样(文章没有提供这方面的信息,纯属推测),唉,哪么真不知道那帮老师怎么回事,明明最应该关心和了解孩子的就是他们…以此为契机,这位小学生冲动的当天下午或者晚上采取了自杀这样的极端行为。这孩子,我真不知道该责怪他什么,真想打他几下,他的死亡给父母和同学朋友多大的伤害啊!

            还有从这里的“而就在其自杀当天上午,这位小五学生还在班级中发起了关于学校被裁撤的投票”事实推测,我反对你说的“最根本的问题是在他们自己和其家庭”,学校和社会绝对有原因,但是绝对不是主要的”。也因此反对你“所以我确实认为,就算没有废校这件事,这样的家庭和孩子在以后遇到问题(一般来说会是有转折性的问题,具体事件的大小就不好说了)也有可能会走上这个悲剧的结局。”的论断
            我觉得,孩子在这里真的没多大责任,成熟的中年人有时候情绪激动尚且会抽风,更何况哪个年龄段面临痛苦情景,遭遇被大人忽略他们的想法的冷漠对待的伤害下,情绪激动的孩子。如果有个清醒的大人在旁边发现,并且安慰一下当事人,相信悲剧很可能避免。
            可惜一切没有如果,愿死去的孩子不要心怀对现实的痛恨,当事者的亲人早日从阴影中走出,他身边的孩子们不要因此怨恨社会和大人,甚至对社会绝望。
            就是这样的看法是我坚决反对的,甚至抵触你的“根本问题在家庭和小孩子”的观点原因。他真的担不起也担不了牛所说的“成人”的责任。

            我更觉得大人和老师们对于处理废校问题的举措非常有缺陷,不光是当事人的死亡,更包括孩子们面对废校给他们带来的不良影响,这是需要大人们在以后涉及孩子,尤其是这些青春躁动的学生的问题上,一定不能忽略做好他们的工作。
            对于青少年群体被忽视和漠视是我感到最不满意的地方。至于青少年的个体权利和发言观点,实话说,我认为那是次要的,只能尽量的去照顾考虑到,至于把它放到一个主要重要的地方,我不仅仅认为不现实,甚至认为会引发恶果。看看西方欧美过度尊重学生权利和自我个性的教育改革造成的恶劣影响就可略知一二了。

            “因为你对5-11岁之间的小孩谈论废校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要换地上学,同学要换了,他们不会想到别的”,这个我也是持保留态度,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这样,总会有那么一部分,甚至很多小孩子情感丰富。倒是我觉得你自己很坚强,我觉得我还没有你那么坚强,或者这样说,10岁的我根本没有你这份坚强和理智。

            “父母应该是充分理解认识到了问题,没有理解,没有劝导,没有察觉孩子的不同和变化,这些做父母的绝对是有很大问题的”这个你我都不应该脑补,信息不足,这仅仅是我们的推断,因而不能拿来作为论断的论据。

            你对于孩子自杀行为的谴责,我是深表赞同,孩子绝对不能简单的盲目冲动,这常常会引发悲剧。我不仅同意你“怒骂孩子这种无知冲动的行为”的观点,更觉得废校的教育事业管理者决策者和教师一定要重视自己决定事情的时候对孩子的影响,接受天朝教育体制的我们最能理解这一点吧。尤其是社会上的那些“领导决定”的丑恶行为与此多么的相像。

            “这种行为,无知、极端、毫无价值且不值得同情。”我能够认同这一点。我之前带着一种对于孩子死亡的同情而对于你的发言有偏见,认为你对于孩子的死亡是漠视的,这里我读出了你的意思了。我也是图样图森破了,哈哈。

            最后,我发现你也有偏见脑补了…哈哈。
            在我看来,文章没有对于废校结果表示明确的声讨反对,而是更加的着重于在废校问题上面,处理方决策和程序失当,没有重视,解决废校事件中学校学生面临的情感问题,然后大而化之,声讨成人的冷漠和傲慢。
            也许文章的理解我可能有误,但是也不排除你理解有误哦。(笑)

            非常感谢你如此用心的详细回复,握手。
            不过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不仅是我,还有这么多人觉得你的表述令人反感,感觉有错误,甚至容易引起我的某些偏颇看法让人不快发火,并且有了你之后的表述解释,我矫正了对你的观点看法的认知理解,你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检讨自己的最初表述是否有失恰当呢?

          • 看来可能有的时候字磊多了也会造成无法很好把想法传达出去,并且还会造成一定的理解变差。那么就找重点的说吧。

            单就文章本身来说,其实我想对作者想表达的核心观点就是:不要以一件极端事件来绑架舆论,从而达到让自己的观点合理性和正当性,使自己貌似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
            就像otaku熟知的宫崎勤事件,明明只是一个极端的精神疾病个例个例,媒体为了自身的目的,却要把他放大整个群体从而绑架整个大众舆论。又或者如台湾陈水扁枪击案,明明是一起极端事件,但是恰恰是因为缺乏对这种事件的冷静分析,反倒让自导自演方成了所谓的受害者。
            我认为神经病(说得有点难听)就是神经病,他们是一群精神有问题的人,他们不同于常人。他们谁也代表不了,他们只不过是人类社会神经末梢的一段坏死,他们的行为除了展示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能做到什么以外,对普通人没有任何教育意义。就像爱战士的作品一样,他只是在展示一帮神经病的神经病生活和行为,普通人不会那么想,更不会那么做,除了体现日常的美好之外就再无其他。
            哎,不自觉又磊的一堆字,后边从简说。

            之后的咱们之间的具体讨论中的分歧,我理解就在于,我认为孩子自身的不正常和家庭在本件事件中能力体现的缺失是造成的这起悲剧主因,学校只是躺枪的诱因罢了。你的观点是则多认为学校缺乏与学生合理的沟通和用心的劝导,这些直接逼迫了这个孩子做出了轻生的行为,就算这个孩子不跳,还会有别的孩子跳。(后两句是我强力脑补的,因为不这样的就证明,这其实还是一个极端的个例,不具有普世效令)不知道,我理解的是不是有偏差。
            我们两个人说的时期其实都有脑补的成分(因为原文确实没有什么论据,只是作者在那空谈的半天。)但是其实我们是可以借助烧的可怜的条件来做一下相对合理的分析不是么?
            我们看看我们手上有什么事实(尽量做到直白,不加修饰词来叙述):
            1、学校因为生源减少,被迫废校。
            2、该学校一个5年级的孩子,为了阻止这件跳轨自杀了。
            3、从他的遗体中找到了“希望我献出小小的生命,能够换取学校停止被撤并。”的遗书。
            4、在自杀当天的上午,该孩子在班里举行是否要废校的投票,结果是全班全体反对废校。
            之后就是作者毫无事实举例的意淫了,没有作为事件本身的参考性了。
            我个人是无法从上述结论推导出,错误是在校方没有合理解释,孩子通过和渠道进行抗争,最终无果,孩子在被逼无奈下,只能选择用结束自己的生命来抗争这项无可奈何的决定的推论。
            我的推理一直是,学校被迫裁撤,在解释后(我真不相信会有所谓学校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的说法,因为这从常理是完全讲不通的),孩子虽然不愿意接受(换做谁,作为当事者肯定也是不会解释的),但是无可奈何,这时出现了一个5年级的孩子,他举行了反对学校的投票,结果他得到的全班的支持(毕竟只是个班级的意愿投票,大家肯定都不想废校),这给了他下午跳轨自杀的勇气和动机,于是他事实了。一个5年级的孩子在做出入自杀这种大的举动之前如果没有一点异常,我个人认为是不可能的,孩子的家长没有发现这些异常,我认为这也是家长的实质。
            以上的就是我的推理和脑补,我个人认为还是有一定道理,在条理上也应该是说的过去。

            至于说“因为你对5-11岁之间的小孩谈论废校的问题,对于他们来说只是,要换地上学,同学要换了,他们不会想到别的”可能是我表达的方式有问题,让你错误理解了,我的意思是,对于孩子来说,废校,他们只会想到是自己上学地方的改变和与同学的分离(不过我认为一般的合校其实不会造成实质的大量同学分离的情况),他们不会想到资金的短缺,经营的困难和政府的压力这些实际的大人的困难,因为这才是我认为10岁孩子应有的情商和层次。
            不知道这回有没有好好的把我的想法传达给你。

            至于你能理解到我谴责这种行为,是为了阐述不要媒体误导人们,认为用极端的手法去阐述自己的观点是达成自己目标的一个有效而可执行的方法,从达到希望世人珍惜生命的看法(当然有的时候,在天朝有些事无解,所以有的时候悲剧还是会发生的),我表示很欣慰。

            我个人也算是个作为从事与学校相关工作的人,我接触过大量的小学生和其教师,从我的接触的经验来说,我认为在孩子们在小学阶段,其实影响他们最大依旧是家庭,尤其是天朝乃至东北亚洲圈内都是这样的,这是传统和教育体制的结果,因为毕竟在这些地区,学校依旧只是一个教授知识的地方,而不是学习如何做人的地方。我们可以想象,让一个班主任去掌握辅导一个班的学生学习和生活,与一个家庭只去关心自己家的孩子的身心状况,那个更容易实现,毕竟一个是点对面,一个是点对点。

            然后贴一篇我在写个回复的时候从网上搜到的关于这件事的报道,希望有主意大家更好的了解这件事情(我个人还是趋向多搜集不同方面的资料,然后自己分析事件的本质的,所以就去又找了找相关的资料)。

            【共同社2月16日电】14日下午4点25分左右,一名住在大阪府大东市的小学五年级男生(11岁)在该市JR片町线野崎站死于列车车轮之下。据目击者提供的消息等得知,该男孩从车站站台跳下,四条畷警署认为死亡原因为自杀。

              大东市教育委员会15日召开记者会透露,该男孩留下纸条,上面写着:“我以小小的生命作交换,请不要撤并(小学)”。警署称,在站台发现了这张纸条。

              市教委表示,该男孩所在小学定于3月停办。该男孩在去年11月的校内演讲作文中写道:“明年这所小学就将消失了,真的非常遗憾”,但据称,他未曾直接向学校或市教委要求停止撤并。

              该校校长在记者会上致歉称:“他是个很温和、很会画画的孩子,没有察觉到他的深刻烦恼,非常抱歉”,并表示“(他一定是)对学校即将消失感到失落,并对现在的学校将变成更大的学校感到不安”。

              据悉,该小学有230名在校生,从4月起这些学生将被分到两所400~500人规模的学校。虽然已决定将17日的闭校仪式延期,但仍将按照原计划进行撤并。

              男孩的父母在与校长见面时表示:“以死来试图改变事态的做法并不正确。”(完)】

            最后鉴于那个Z打头的说了些还算是人人说得话,我就回两句。
            我那,首先从来没觉得在网络上完全说服谁是一件可以办到的事情,毕竟谁都有谁的坚持和信仰,这些不是能轻易改变的,更别说在网络这个大而虚拟的舞台上。但是只要下回和我讨论或者看过我的人再遇到问题的时候能从我说的方面想想,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虽然这么说可能显得有点自负(笑)。虽然是一点小小的力量,我觉得只要能一点一点往我认为的好的方面引导大家,我就很满足了,我自认我的想法中还是有可以借鉴的地方,没有那么完全的“反社会、反人类”吧。
            再者就是,我个人认为还是做到对事不对人的。就这件事上我只是在说从论据上得到的我认为的事实啊,到底怎么才能算所谓的“注重孩童的意见”啊?难道真的要坚持不废校,然后逼死学校经营者才算“注重孩童的意见”么?我阐述的我认为的尊重孩子意见的做法,难道真就那么轻视孩子们吗?真得做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吗?文中就那么让你肯定学校抛弃了这些孩子们了吗?

            PS:不知不觉又磊了一堆字了啊,其实写这么多,受益最多的是自己,完全可是当做练文笔嘛。

          • 有一段错字比较多,可能造成歧义,我改正一下

            我的推理一直是,学校被迫裁撤,在解释后(我真不相信会有所谓学校完全无视孩子的意见的说法,因为这从常理是完全讲不通的),孩子虽然不愿意接受(换做谁,作为当事者肯定也是不会接受的),但是都无可奈何,这时出现了一个5年级的孩子,他举行了反对废校的投票,结果他得到的全班的支持(毕竟只是个班级的意愿的投票,大家肯定都不想废校),这给了他下午跳轨自杀的勇气和动机,于是他实施了。一个5年级的孩子在做出入自杀这么大的举动之前如果没有一点异常,我个人认为是不可能的,孩子的家长没有发现这些异常,我认为这也是家长的失职。

          • “不要媒体误导人们,认为用极端的手法去阐述自己的观点是达成自己目标的一个有效而可执行的方法”,这一点我赞同,我理解文章比较收敛他的意思了吧,因为在我的感觉里,文章没多极端,我这人总是喜欢接受他人观点的合理的部分,有时候不自觉的忽略了他人观点的不恰当的地方。这是我们两个在讨论时候理解差异的源头。
            我理解文章的是,文章声讨了成年人没有及时发现孩子异常,这不合理,成年人有问题。
            然后我在表述自己的时候很多的掺杂了我自己的情感和经验。
            我认为你对文章是这样的理解,文章作者用极端的道德绑架的描述来使得事件吸人眼球,引发话题效应,破坏了媒体的中立性的原则,你所厌恶的这一点已发了你的强烈感情,不加修饰的直接说出了你的看法,由于你带着对作者的描述口吻带着强烈的批判意识,使得你自己也不免和他一样,用自己的一种反对情感绑架了你自己的观点原意。

            对于搜素的资料,很好的弥补了我认知上的欠缺,我自己更多的是反对你的一些观点和想法所以没有及时重视事件原貌,实在不好意思。
            “但据称,他未曾直接向学校或市教委要求停止撤并。”
            “他是个很温和、很会画画的孩子”
            从这点信息看来,我上面的很多表述是不真实的,他是一个情感丰富敏感的孩子,尤其是不太喜欢直接表达。这让我想到在一起幼儿园食物中毒事件中,那些表达自己没多大事的孩子由于这样的表达没有被及时的关注治疗而延误了抢救时机大量死亡的事情。
            脑补到这里,我自己内心也很复杂,这孩子真令人操心啊。
            不过我还是坚持一点,因为这种孩子是很普遍的,我们也要承认这也是客观的事实问题,不能过多的认为这是无可奈何咎由自取,从而减少了对孩子身边的因素责任。只是希望这样孩子的家庭能对孩子多注意操一下心吧。我们学校学心理的一名优秀的女学生,就是因为失恋自杀,尤其在自杀前的一星期表现十分正常,甚至再自杀前还主持了一场晚会…

            综上所述,对于孩子的死亡责任属谁的观点,我们差异比较大,我承认你是合理的,但我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成年人需要去承认现在的孩子也有自己特别的现实情况,不要简单的用成人世界的一切去衡量他们的所有。
            此外,废校我是赞同的,不过还是希望在处理废校时候,程序能更加完善,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希望当事人的亲友能够早日从事件中走出。

            最后“注重孩童的意见”我觉得用不废校是比较极端的看法,也很不负责任,这样做的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了学生本身了,你在首次回复里就是这里给我的看法很极端。从你给的资料和看法,我觉得事件牵扯人已经做得比较好了。

            以上,很感谢你用心的回复。

          • 不要人身攻击好不好,我们只是在讨论一下我们各自的观点和信念。
            有看法观点好好说,我对作者表述的部分观点保持不满,但是最起码正常的向对方表述自己的不满。
            如果我们只是在表述观点时候被人粗暴地攻击肯定很难受,最起码能好好说话。
            曾经也冲动说错话被人刺的伤心的我希望你能收回这简单粗暴的人身攻击。

          • 何必人身攻击,以上二位有在好好的讨论问题,对于这样的事件参杂进自己的情绪完全是无妨的,况且我也看到了逻辑的思考和礼节,希望你不要这样讲。

          • 汗 你认为你的道理能说过他 这完全是两个角度看问题 最后只能两个字呵呵了 他就不知道从注重儿童的意见来解决问题能更好的’和谐社会’ 这种完全以一种”社会现实”来证明的正确性这叫右派思想 对于这种想法要是看不过 还是直接用骂来最好 也讨论不出来什么 对于坚持这种想法人多说无义 越说越乱 我也和他们辩论过一个帖子弄了几千字 都是各说各的 谁也说服不了谁 见多了没那个力气

          • 只要不同观点就用脏话咒骂和人身攻击。
            喜闻乐见的小学生回复…呵呵。

          • 我没说你啊,我说的也是“zjhkol”这家伙。
            接了你的楼,不好意思!= =

          • 我应该庆幸这位arthas_zsy是能够沟通的。否则我也只能自己郁闷去了,也碰见过这种事情,确实很无奈,我也只能做到自己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

            不过直接人身攻击毕竟对他人和自己不是什么好事,最起码我还是认为尝试一下是否能沟通为好,直接下决定太不最终彼此了。

            最起码像第一位那样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要直接给对方下定义戴帽子。

            最起码我认为你能沟通,在我对你的第一个回复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忐忑的,打字的时候也很斟酌,万一你直接生硬的回复我,我会很难过的。

          • 我就直接跟你说吧 他说的是一个小孩还没能力对事物分出好坏 而且这个小孩选则了自杀 他用的是一种’上层’人的观点来说事的 而你用的是 偏于一个想挽救错误的圣徒的想法来说事的 我是一个对他那种人厌恶的路人姿态来说事的 不是他想不想对你沟通 而是你要对他沟通;对于这个我也不多说什么 本来我就是想骂他 他现在的观点没原来的激烈了 但他的想法还是不认同要对孩子的观点重视 学校是什么 是要教人的地方 不对孩子想法重视的学校 是不会教出身心健康发展的学生的 他观点中的学校是错误的 我是不认同的 我是认为对孩子观点的重视是必须的 要不然还会有更大的矛盾出现 这件事中孩子的家庭情况 还有他平常生活的态度和认识的人 还有他生活周边环境等等 都不清楚 这样只能从这一件事中发表看法是说不出来谁正确的 无论如何我都认为对孩子多认同一些吧 对于’他’我还是要说一下你就是个nc 你去咨询一下心理吧

          • 苦笑,你说的角度分析相当准确。只不过我是这样认为的,最好把自己的意思表达一下,这不是很好说请你的意思了吗。
            直接痛诉对方,不给对方什么原因,根本不会给两方带来什么意义。你把话简单说清楚走人,比直接开喷好的多。

            至少给你带来恶感的人最起码不是arthas_zsy,他们在你眼里只是有所相像,不觉得自己的这样发言有迁怒他人的嫌疑吗。

            我是这么认为的。感谢你没有直接回复恶劣的言论。

            消消气,引起你恶感的才能当得起你的开喷。

          • 算了只要你明白 不要随着他这个人的想法来谈 这样迷惑性是很强的 他是在谴责不重视自己生命的人 和’没有能力的人’ 我说话也是啰嗦 对于这件事 这个孩子自杀是很让人心痛 孩子有做的不对的地方 但这个孩子是值得同情和我们反思的 这个社会必须重视孩子的想法 因为孩子亦是社会中的一部分 而且非常重要 社会是在有坚持的平衡中发展的 不能只顾中层 和上层的想法在发展 不然会出现更多的错误 对于这件事我希望给孩子更多的理解 我是无所谓 我只是个路人 我说话也有很大的迷惑性 你也别全听
            无聊中~~~~~~~~~~~~~~~~~~~~~~~~~~~~~

  5. 喜洋洋是真的弱智啦,我宁愿让小孩看猫与老鼠这种老动画都不愿意看喜洋洋。其实不只是中日韩,整个亚洲基本上都是那样。

    • 话不能这么说,猫与老鼠算是全年龄向的。

      喜羊羊应该和天线宝宝,海绵宝宝,芝麻街算一类。

      你觉得天线宝宝,海绵宝宝,芝麻街弱智么?

      • 天线宝宝,芝麻街在我的眼里也算是弱智。海绵宝宝(个人指的是原英文版的,重配版的也有点)就还好

        • 不知道您年龄,喜羊羊,天线宝宝,海绵宝宝,芝麻街本来就是给幼儿看的,成人看当然觉得“弱智”,以成人的眼光决定小孩看什么片,貌似不妥。

  6. 我了个擦 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尼玛但愿能引起重视【感觉在天朝只会被无视】

  7. 学校撤并很正常啦,就算在天朝,少子化问题也挺大的。就我们这个小镇来讲,我读初一(2006)年的时候我们镇有24所小学,现在撤销的撤销,合并的合并,只剩下13所了。

    至于自杀的话,个人还是偏向于认为这是孩子个人问题,或者说这个孩子图样图森破(勿喷),仅从个人的意愿出发,没有考虑到学校为什么会撤并,毕竟撤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虽然小学五年生可能没办法认识到这一点。。。当然,小学五年生认知有限,社会上频发自杀事件,教师、家长没有注意到孩子的异常行为并加以疏导也是个问题。

  8. 喜洋洋从哪里看都是拉低智商的渣作 毫无意义的垃圾作品
    日本的每一步真儿童向的动画都有一个主旨 友情 热血 希望 梦想 整部片子都是为了这些中心描写的 真正用动画(儿童最喜欢的)的方式去教育自己的下一代 那个喜洋洋违反了N条定律先不说 尼玛 你见过狼吃杯面的吗

    • 又一个日本的太阳都比天朝的圆的派系。。。。虽然喜洋洋不符合你的口味,但是不代表不符合小孩的口味,为啥那么多天朝渣动画,唯一就喜洋洋成功了?你用狼吃杯面这个例子来反驳喜洋洋真是太可笑了。日本动漫非正常思维的多了去了你咋不喷?

      • 个人认为,喜洋洋的成功是时代造成的,他赶上了外国动画被禁,中国很长一段时间缺乏优秀的动画作品,自身制作成本低廉其本身级数够长和很好的借鉴的其他外国动画的成功经验和故事内容,所以他成功了。
        PS:说直白点的就是没人和他竞争,他又抄的好,本身又是裹脚布可以在各个电视台整天整天的刷存在感。

    • 男主计划在学校迎接检查团的表演会上从教学楼上自由落体(最早只是计划把横幅展开,但是出了点意外,于是男主小宇宙爆发了。。。),最终被一击沙包救了下来。。。

  9. 别的说的不错,但求别把喜羊羊拉出来说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评论已关闭.

时崎狂三 飞机杯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