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回归歌坛也是一种革命-新加坡AFA2013 ELISA采访

机动战队

ELISA AFA2013 新加坡

ELISA有几首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God only knows〜集积回路の梦旅人」和「Dear My Friend」,当初她决定暂停歌手事业的时候我们还报道过了今年年初时候宣布回归,回归之后就为「革命机Valvrave」演唱了两首ED。今年AFA2013的演出阵容中也有她的身影,下面就是我们驻新加坡的记者做的采访内容。

Q:请问您到现在为止觉得新加坡如何?

ELISA:其实我很惊讶与敬佩新加坡原来是那么的现代化与那么的发展。我之前也有去过亚洲的一些国家,这次是我第一次来到新加坡,而且我一直都想象着其实新加坡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国家,比起我想象中真的有很大的分别。新加坡真的很现代,其中一些情景也和东京的一部分很像。不过在另一些情景,对我来说的确看起来很海外很新奇而且很美也很干净。

 

Q:当年您还是一位模特儿的时候,您表示过你想成为一位歌手。现在你终于实现了你的梦想,请问在这时你心里抱着什么感觉呢?您觉得是否真的是命运带你来到这边呢?

ELISA:我发觉我的人生故事有点感触,也有惊喜。当我还是高中生时,我父母真的很好,让我去追逐我相信的事物,让我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所以直至高中生活结束为止,我都很活跃,很喜欢在山上玩耍而且受到父亲的影响,我也喜欢上唱歌。不过在去面试时,我是瞒住我父母的,在毕业过后,去了很多试镜的活动。当我成功时,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也感觉这仿佛就是奇迹般的。我真的很想成为一位歌手,所以我一直思考要如何去努力,要做些什么才能当上一位歌手。我当时在网上研究了很多,开始想其实也有其他很多的人想成为歌手,如果大家都发自己的视频去经纪公司的话,还是有那个可能-就是没人会听或看自己的视频。所以呢也想过如何才能在那么多人参与的面试突出自己。
我觉得这一步真的很重要,所以在模特儿的面试里,我表示我想成为一位歌手。就好像当我们去超市时,在一堆蔬菜里如果摆着一块肉,你可能就觉得很惊讶,很特出的。

 

Q:请问您能分享一下您个人最新的两首单曲,“そばにいる” 和“realism”吗?

ELISA:这是在我歌手生涯休息过后的回归。所以当我在听到【Valvraves革命机】的动画主题时,我就觉得也想为自己来一个革命。在那时,当在写歌词时,我也想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更加靠近地与我的粉丝们链接在一起。这样一来,真的就好像革命一样。

 

Q:请问您的音乐灵感是源自哪里呢?
ELISA:我自己创造自己的歌词。我一直重复地聆听着自己的歌曲。我相信自己的声音有极多的可能性,而且也发现用自己的歌,更能表达自己的心情。我用过不同的声音来唱歌不过我还在找着最能表达出自我的歌声。最后,觉得是没有一个的因为身为一位歌手,需要改变歌声来符合不同的歌曲。不过这样一来,自己也能拥有一个非常多元化的歌声。

 

Q:你之前提过你在暌违的状况,请问对于能再次回归到音乐界里,您有什么感觉呢?
ELISA:我真的很想唱歌,我真的很开心!那是一个突然的离别。我真的为那些等待我,支持着我的粉丝们觉得抱歉。我想通过唱歌证明自己真的康复了,别担心。当我回归这领域时,我想来一个特别的东西。所以当我认识到革命机时,就觉得这可能就是我自己的革命。

 

Q:Valvrave Night,当能与其他在这部动画献唱的歌手【Angela,TMR,nana mizuki】一同到日本以外的国家参与有关活动时,请问您本人有什么感觉呢?
ELISA:我真的觉得一件是美好同时间也很自豪,能与那么多厉害的艺人们一起表演。我会在歌唱时尽我能力,我想要大家知道,这就是ELISA的歌声。一个真的很强大,有力量同时间也包含了温柔,有治疗能力的歌声。

 

Q:在那么多歌曲当中,请问您觉得那首歌与自己最接近呢?
对于哪首歌曲有最深的感觉,其实有很多个歌曲但如果真的需要选一首的话,我真的能唱这首歌吗?在另一个意义,这首歌可能会破坏自我不过现在我思考着,这些就是我喜欢唱的歌曲。为革命机所唱的歌曲也有一样的感觉不过最好的必须是:The world god only knows。
每一次都有新歌时,除了realism,就是【God only Knows],因为这首歌很长,我真的很喜欢。

 

Q:请问对于第一次来到新加坡觉得如何呢?
ELISA:这次来到新加坡时,经常下雨呢。我在日本并不怎么喜欢下雨,其实我就好像一位【晴れ女】,就是意思:每当我踏出屋外做某些事情时,都是非常晴天,非常阳光的。不过在新加坡,就一直下雨。

ELISA AFA2013 新加坡

Q:请问是否能分享一下您的下一个计划吗?比如新歌曲什么的?
ELISA:嗯,已经宣布了我明年一月会有新活动。而且在今晚在新加坡也是会有,我真的很喜欢在LIVE的演唱会表演。对我来说,每一场演唱会都是不一样的。不是只指自己的表演,而是也包括观众,自己所得到的体验。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挑战自己,在自己喜爱的舞台上唱歌,而那愿望,我觉得在来年的演唱会能实现,我也会尽力地区实现它。虽然我没在LIVE中做过,但我希望我能在LIVE的舞台上弹钢琴,除了在CD录音时,也希望能在录音室外面做这样的事情。
Q:在试镜时,你被要求唱了两首歌,第一首是POP风格的,第二首是歌剧风格的歌曲。请问这是主办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愿呢?
ELISA:这是我自己的决定。由于我觉得自己的声音都能配合到这两种风格,我无法决定哪一首会比较好。之前在日常的唱K时也唱过这种风格的歌。我很享受唱这两种类型的歌,不过我不确定哪一首比较能被观众容易地接收,所以就决定唱这两种类型的歌。
Q:请问您是否有打算在日本以外举办演唱会吗?
ELISA:我计划着有一天能回来新加坡,也希望能再次举办另一场表演。
Q:您在年轻时就开始了你自己的事业,请问您是否觉得在青少年的生活里错过了什么吗?

ELISA:我觉得自己在不知觉下成长变成一位成人,就算当自己还是拥有者一个内心小孩的思想。不过现在,身为ELISA,我还是有很过感触的,就好像:以现在头脑,变去一位成人真的没问题吗?在我以ELISA名义出道时,在我身边的工作人员以及某些人都是已经超过20几岁了。

Q:在您的歌曲:Realism里,有一部分是呈现了歌剧风格的。请问您个人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歌剧吗?
ELISA:这是一首我觉得应该拥有治疗效应的歌,所以在听了这首歌的第一部分后,我觉得在后面加入歌剧风格就是结束这首歌最棒的方法。我最喜欢的歌剧就是 “The Marriage of Figaro费加罗的婚礼”,这也是我年轻时在试镜时唱的歌。
Q:您曾经在日本的ASL出席过,以那样的想法来看,你觉得你在东南亚体验的动漫活动又是怎么样的呢?
ELISA:真的很有趣!我发现到这么多的人集中到这里,这真的是很厉害,很美好,因为大家都拥有相同的兴趣,为了享受这最给力的体验!



拉姆 蕾姆 飞机杯

5 条评论 回归歌坛也是一种革命-新加坡AFA2013 ELISA采访

  1. 她的歌声穿透力感觉挺强的,一些大气的音乐听起来还是震撼的。

评论已关闭.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