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少女与恶魔系列同人小说《罪业》

SION社的同人小说《罪业》 SION社也是和邪社第一个合作的同人社团

1888年8月的伦敦被不知名的恐惧笼罩着。短短3个月内White chapel区域就有4起凶杀案发生。
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每天都有人杀与被杀。对多数人来说,这种事严重与否只取决于报纸上刊登篇幅的大小。
隐藏在黑暗中的恶魔“开膛手 Jack”,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
神秘的犯罪者,在黑夜中朝着无辜的伦敦市民伸出魔爪。他残忍的将死者杀死、分尸,浸在血海里的死者像是残破的垃圾被随意的扔在路边,一地的鲜血和内脏就算是老练的警官也为之震惊。
第一个死者、第二个死者、第三个死者……全伦敦都陷入了恐慌。
报纸一边强烈谴责凶手,一边讽刺伦敦警方的无能。来自于多方的舆论压力让负责犯罪地区的探长查理最终不得不向大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求救。
“欢迎探长先生的大驾光临,让我来猜猜您来找我的原因?”福尔摩斯微笑的对一脸不情不愿表情的查理说道。
“整个伦敦都知道我找您的理由,夏洛克•福尔摩斯!”查理愤愤地说道。
在第一件案件发生时,福尔摩斯就去过现场收集信息。那时的查理以“警方会破解此次案件,无需外人插手”为由拒绝了福尔摩斯的协助。事不过1个月,案件又连续发生了2起,面对报纸一次次的冷嘲热讽,他最终厚着脸皮来到了福尔摩斯的住所。
“‘开膛手 Jack’,非常贴切的称呼,我想那些个验尸官一定有提供一些有趣的资料。”福尔摩斯不紧不慢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茶,等待着这位探长为他提供一手信息。
查理从大衣里拿出厚厚一叠验尸报告交给了福尔摩斯,大大咧咧地将空出的茶杯注入温热的红茶慢慢品尝。他相信福尔摩斯会在他喝完一杯茶的时间里将这份验尸报告看完,然后分析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一杯红茶见底,福尔摩斯也看完了验尸报告。只见他微微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您给我带来了很有意思的信息,探长先生。”福尔摩斯端起面前早已冰冷的红茶说道,“完美专业的手法,死者的每一副器官都被很完整的取下,身上每一处伤口都整齐而且致命,能做出这样事来的不是专业的医生就是个疯狂的艺术家。”
“先生,无论Jack是医生还是艺术家,在我眼里他只是一个犯罪者,会上绞刑台的混蛋!”
“我相信就算是恶魔,探长你也会送他上绞刑台的。”
“如果Jack是恶魔的话,那就是教廷的事了!”
关于开膛手Jack的身份,外界有多种猜测。其中中央新闻社就有一则《开膛手 Jack非人类》的相关新闻,其中作者以图文相结合的方式提出开膛手Jack的手法是典型的黑魔术仪式。而恶魔这个词在当时的伦敦,或者说是整个英国都是人们时常谈论的词语,狼人也好,吸血鬼也好,丧尸也好,这些个不属于人类的生物总是伴随着黑夜和杀戮。有不少贵族和富人们都对黑魔术有着异样的热情,而黑魔术中就有类似活人祭祀的仪式。
中央新闻社的这则新闻得到不少人的赞同,如果真如新闻所说的那般,那就不是他这个小小的人类探长负责的问题了。
“不过判断Jack是人类还是恶魔?还是探长你的责任。”福尔摩斯微笑地打击着查理。
之前被查理阻扰的仇,他可是一直记着。
“该死的!这种事我当然知道!”
看着哑口无言的查理,福尔摩斯心情好了不少。他起身走到书架前抽出一份报纸递给查理:“我找到一份很有意思的新闻。”
查理疑惑的接过报纸,这是1888年7月的报纸。福尔摩斯要他看的是一则标题为《大富豪约翰•纳特离奇被杀》的新闻。
这件事查理略有耳闻,因为不属于他管辖范围,也只是从负责那件事的警察署长那里得知少许。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件事至今没有破案。因为死者的夫人而暂且停止了调查。
当查理看到“佣人发现的时候,约翰已经被分尸,身体被剁的粉碎,只有那还保持着惊恐表情的头颅还静静的躺在肉沫之中。”的字样,他整个人愣住了。死死地盯住那几行字看了一遍又一遍。
“大富豪纳特被杀是7月,然后在8月7日,开膛手Jack出现在第十五街区。要将一个成年男子在家中有人的情况下杀死并且剁碎成沫,虽然似乎与Jack没有太大的相似,不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相似都有可能有着重要联系。”福尔摩斯说道。
“我想我的丈夫与您并无交结,福尔摩斯先生。”
纳特公馆时隔许久的第一位客人,并没有得到主人的欢迎。穿着素色丧服的女主人约瑟芬冷着一张脸对福尔摩斯说道。
“您光临寒舍,找我这个失去丈夫的可怜女人有什么事?如果是亡夫身前的生意,您可以找他的合作人详谈。”
这个家失去了一家之主,女人失去了丈夫,每个人都沉浸在悲伤中,仿佛是被死者带走了欢笑的情感。
福尔摩斯同情这个女人,她的丈夫死无全尸。可他并不是来悼念亡者,只是来寻求一些真相。
“夫人,在这个时候来打扰您,我很抱歉。您知道最近伦敦的热门话题‘开膛手 Jack’吗?”福尔摩斯欠身略带抱歉的问道。
“不,我并不知道。”约瑟芬说道,不过她微小的表情变化没有逃过福尔摩斯的眼睛。
“您丈夫过世是在7月,而在逝后的一个月,十五区的贝克街发生了一系列的杀人案件。死者无一都是被残忍的开膛破肚,在死亡方式上,微妙的和您丈夫有相似点。我受警察署长的委托调查这件事,而我感觉这一系列的事件不是8月7日开始,第一个受害人可能就是您的丈夫。所以……可否为我、还有伦敦的警方提供一些帮助呢?”福尔摩斯问。
“您真是个残忍的人,让我这个可怜的女人再回忆起亡夫的惨死!我所知道的事情不比警察的多,亡夫从未对我说起过生意上的事。关于生意上的敌手,您还是问亡夫的合作人更好。”约瑟芬叹了口气转身,“我累了,先生。”委婉而又直接的逐客令从这位妇人的口中说出。
一旁的仆人们早已准备好送福尔摩斯出去,至于是礼貌还是粗鲁就看福尔摩斯的选择了。
似乎得不到什么有效的信息,福尔摩斯也不准备与纳特家的仆人们硬碰硬。只是在离开前,他还想再确认一件事。
“夫人,中央新闻社对‘开膛手 Jack’提出了一则有意思的分析。Jack他是个沉迷于黑魔术的疯子,或者……他其实是来自于异界的恶魔。”
背对着福尔摩斯的约瑟芬此刻有着什么样的表情,福尔摩斯不知道。
沉重的铁门在自己眼前紧紧闭上,福尔摩斯眯着眼睛似乎想将这栋略显阴森的居所看个彻底。
离弃死亡的约翰•纳特,开膛手Jack,贝克街的3个死者……是自己太敏感还是真相隐藏的过于深?
一小会儿后,一辆马车停在了福尔摩斯的跟前,从车内下来一位浅色西服的男士。
“看上去你被拒之门外了,夏洛克。”来者略带嘲笑。
“或许一开始我们的工作就该交换一下,和女性交谈……我更习惯面对尸体,因为他们会对我毫无保留。”福尔摩斯无奈地耸耸肩。
“你缺少的是和人的沟通,对一个失去丈夫的妇人,你的话总是显得过于冷酷。”
“华生老兄,这个时候我需要的是尼古丁和你的情报,而非你的唠叨。”
约翰•纳特、约瑟芬•纳特,5年前突然现身于伦敦的神秘富商,以短短5年的时间成为伦敦上流社会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其妻约瑟芬•纳特无法生育,于6月底在孤儿院领养了个女儿——莉娅•纳特。
7月中,约翰•纳特惨死家中书房。
8月7日,在贝克街出现了开膛手 Jack
结合查理和华生的各方面资料,约翰•纳特和开膛手 Jack的案件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只是两个分别的案件而已。
可是从中透露的疑点让福尔摩斯总觉得有什么是自己遗漏而无法抓住的。
破除过不少疑难案件的他,在这件案件上,过少的信息让他也觉得棘手。
“你的直觉大概被尼古丁麻痹了。”华生对埋首于资料中显得异常颓废的福尔摩斯说。
“不论多么天衣无缝的犯罪,只要是人做的,就没有解不开的道理。那位女士对我有所隐瞒,至于隐瞒的是他丈夫的死还是开膛手 Jack?这个我还不知道。约翰•纳特并不是一个干干净净的商人……死亡时间应该从晚饭过后算起,凶手要如何在一屋子人中潜入书房杀害约翰•纳特,要知道那种碎尸肉酱,就算是专业的屠夫也需要花一点时间。在现在拥有的信息下,凶手是外人的可能性降到了最低。而开膛手 Jack……贝克街与纳特公馆有一段距离,是否表示凶手已经离开了纳特公馆?转移到了贝克街?最后,大富豪约翰•纳特和3个死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从华生手中接过提神的伏特加,酒杯里清澈的金黄液体提不起饮用的激情。
“为什么认为这是同一个犯人?两件事虽然在时间和手法似乎有牵连,但在我看来这是两起案件。开膛手 Jack的手法虽然奇特,犯人更像是个了解人体结构的医生。可约翰•纳特的案件……我更倾向于恶魔的说法。”华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之前他们破解的案件中也有涉及到黑魔术,华生对那个神秘领域并不想参与过深。他和福尔摩斯只是一介凡人。
华生和福尔摩斯之间常会在各种事情上产生矛盾,对于冥顽不化到至极的福尔摩斯,纵使华生想把他踢进泰晤士河,最后也只是愤怒的甩门离开福尔摩斯那犹如巫师魔法屋的房间。
11月的伦敦已经进入了秋末,夜晚的气温大约在10度左右。在这样的夜晚出行,也不得不多披件衣裳。
贝克街的夜晚也因为开膛手 Jack的出现稍显冷清。不过依旧在街边角落,依靠夜晚做皮肉生意的女人会为了生计而不得不在这危险的夜晚出来。
寒冷的空气让华生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个时候他想他需要一个温暖的房间,然后再来一杯红酒来遗忘刚才与福尔摩斯之间的摩擦。他决定去熟悉的酒吧喝一杯。
赶着时间的他选择走一条很少有人经过的巷子来缩短时间,或许喝完一杯后他可以考虑给福尔摩斯带上一份酒吧招牌的肉排。
在小巷里熟悉的行走着,即便昏暗的没有路灯,可是依靠着月光他还是很清楚自己的方向。
今晚的月光似乎特别的明亮……
华生边走边想,突然忍不住抬头去看一眼头顶的月亮。让他惊讶的是这晚的满月不似他印象中的昏黄色彩,而是带着几丝不洁的红晕。似乎月亮被红色的光环包围着,让人觉得异常不详。
寂静的夜晚突然“卡啦”一声,华生本能的转过身去。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怀疑自己其实已经喝醉了。
那是一个娇小的身体,却一下子跃上了3米的高墙,它回头望向华生的一刹那,华生看到了充满杀意的深红的眸子。
森森地杀意让他无法动弹,只是惊恐的瞪大眼睛注视着这黑夜中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那是什么?看身型像是人类,还是个小孩子。而那双充满杀意的红眸还有轻盈跃上3米高墙……是人类拥有的吗?
接下来,容不得他思考下去。不远处传来的尖叫还有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这夜晚的宁静,将恐惧又一次的带给了贝克街的居民。
开膛手 Jack又出现了,贝克街第4位受害人离华生并不远。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是人还是恶魔,或者我是头脑发涨出现了幻觉。”喝下了两杯伏特加的华生依旧有些语无伦次。
“冷静,华生。还要再来一杯伏特加吗?或许你现在更适合牛奶。”福尔摩斯轻拍着他的肩安抚着。
开膛手 Jack又出现了,这不会让福尔摩斯震惊;让他震惊的是华生撞开了他的房门,语无伦次的对他说:“我好像看到了开膛手 Jack。”
开膛手 Jack第4次犯罪,终于出现了一个目击者。
“我想我现在需要尼古丁……”渐渐平静的华生对福尔摩斯说道。
“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弄到吗啡。”福尔摩斯用着自己的方式关心华生。
“夏洛克……”华生长吐一口气后,问道:“你相信恶魔吗?”
“狼人?吸血鬼?撒旦?”
“我看到了一双红色的眼睛……”华生说道。
“红色的眼睛?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吗?”福尔摩斯问。
“它轻声一跃跳上了高墙。”
“有可能是个来自东方的武术高手。”福尔摩斯说。
“……夏洛克,你知道我是个医生。”华生突然对他这么说。
“这我很确认。”
“我怀疑……我看到的是个孩子,而且还是女孩。”华生严肃地说道。
…………………………
“这个答案我更愿意相信‘恶魔’一说。”
华生的信息并没有得到证实,第二天的中央新闻社头条新闻有两条:一条是开膛手 Jack第4次出现,还有一条是开膛手 Jack的公开信。
全伦敦震惊了,在第四个受害人出现后,开膛手Jack站了出来。
华生的目击证词瞬间全部被推翻,那晚他见到的少女,似乎与所有案件没有一点瓜葛。
开膛手Jack是个娇小的少女?无论说给谁听都没人愿意相信。
恐怖的力量、专业的手法,力量和学识相结合的完美犯罪者,人们相信自己的直觉——开膛手 Jack是个男人。
而就在这份申明后,涌出了更多开膛手 Jack案件。可是福尔摩斯他们发现,这些案件只是粗略的仿造。真正的开膛手 Jack似乎在这些假冒者下消失了。
1年后,远离了开膛手Jack恐惧的伦敦,又发生了件震惊全英国的凶杀案!
时隔一年的杀人分尸事件又出现了,这一次整个纳特公馆里的人全部被杀死,整个屋子里充斥着鲜血还有尸块,就连警察也不敢在现场久留。在统计了死亡人数后,他们发现纳特的养女莉娅并没有在其中。
华生在研究了莉娅•纳特的照片许久后,对福尔摩斯说:“1年前那个夜晚,我看到的那个拥有红色眼眸不像人类的少女,和莉娅•纳特非常相似。”
而福尔摩斯尚未从华生的情报中消化,便又迎接了一位与众不同的客人——朱亚德•格林。这位拜访者,是在5年前失踪的英国知名珠宝商人。同时也是福尔摩斯的旧识。
“福尔摩斯先生,我是来告诉您一个故事。”朱亚德在简短的介绍后,也没有征得福尔摩斯的意愿即开始讲述了一个亦真亦假的故事。
5年前的某一天,大珠宝商人朱亚德•格林得到了一块世间难见的绝美红宝石。当这块宝石显现在他面前,他知道:这是一块无与伦比的宝石,这是自己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宝石。
当他得到这块被命名为“绯月之诗”的红宝石后,时常在他的梦里会出现一个少女,与魔女“莉莉丝”同名的少女。绝美的“绯月之诗”不知道为何越发得美丽夺目,美得让他害怕。
他渐渐的不安,害怕起这块让他曾经陶醉的宝石。这样的不安直至某一天,他委托自己的弟弟盖亚将宝石送到伦敦大教堂接受鉴定洗礼。
他目送着弟弟一家的离去,那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们。
在弟弟离开后,朱亚德的挖掘队失踪了一对工人夫妻:约翰•纳特和约瑟芬•纳特。
如果不是看到报纸上刊登的纳特养女莉娅•纳特的照片和自己的侄女莉娅•格林非常相似,他也不会赶来伦敦。
“格林先生,您的故事很有意思。按照你的解释,莉娅•纳特有可能是杀死纳特一家的重要嫌疑人了!”福尔摩斯严肃地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
如果眼前男子说得都是真的,那么结合华生的情报:纳特夫妇杀死莉娅自己的亲生父母,5年后,阴差阳错被仇人收养的她对自己的仇人进行了报复。这样说得通了,可接下来又要如何解释娇小柔弱的莉娅能将一个成年男子剁碎,并且有可能连续杀死4个人成为伦敦闻风丧胆的“开膛手 Jack”,还要在沉寂了1年后再一次的作案?
那不是人类能拥有的力量。
“‘绯月之诗’里寄宿着一名叫作莉莉丝的恶魔灵魂,我曾经被莉莉丝召唤的恶魔追杀,这也是我直到今天才出现的原因。”朱亚德苦笑着解释。 “那么被恶魔追杀的您,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福尔摩斯不愿意去相信这荒谬的故事,可是他却又想知道真实。 “因为我被另一个恶魔救下了。”朱亚德平静地说道。
这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案件,连大侦探福尔摩斯都无法解决的案件。
福尔摩斯很想将朱亚德的话当作愚人节的笑话般,可是当他看到凭空出现在朱亚德身边的少女后,顿时又像是失去了声音,无法说出任何一个字来。
那已经不是他这个凡人能触及的世界了,昔日友人已经与自己是两个世界的存在。
“就这样让他一个人继续下去好吗?”许久后,华生对福尔摩斯问到。
“那已经不是我们能涉及的领域。朱亚德他和我不一样,他寻求的真相远比我想知道的更加深入。”
“你踏上了一条人类无法触及的道路,那条路有可能会让你致命。前段时间找到了一瓶上好的龙舌兰,可惜现在似乎还不能喝。
我可不希望……是在你的墓碑前喝这酒。”

MONO

10 条评论 少女与恶魔系列同人小说《罪业》

  1. 呃,我该说什么?
    期待下一章??
    然后,这次是福尔摩斯开后宫还是怎么着??

  2. 《罪業》可以说是红月~少女与恶魔~系列故事的一个引子,是以福尔摩斯为主视角来讲述故事主线没有描述到的部分~有去接触过主线故事的各位可以通过这个故事来让自己更清楚的明白整张CD所讲的内容。

  3. 想了解《红月》剧情的一定要看哦哦哦>//////////<开膛手CV路过XDDDDDD

评论已关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