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动画药丸!-山本宽✕岡田斗司夫谈制作委员会模式的弊端

山本宽 冈田斗司夫 制作委员会

于12月24日公开的『山本宽✕岡田斗司夫公开谈话 ~我们的圣诞夜~』活动中,爆发了一场在日本动画业界关于「制作委员会方式是否遏制了优秀动画的出现」的讨论。岡田斗司夫和山本宽都是日本动画业界的人物,而且还都是话题性人物,岡田斗司夫是GAINAX创始人之一,最早的社长,曾经提出“御宅族已死”的言论,此前还传出过桃色丑闻,而山本宽在京都动画担任「幸运星」的监督被降板,然后被离开京阿尼,之后担任UltraSuperPicture的社长,做了「神薙」的监督企划「WUG」,在Twitter上多次退圈。制作委员会方式,是由多个公司出资在制作动画和电影时分散风险的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制作方可以更加容易的筹到动画制作所需的相关资金。该方式在日本已是一种主流做法,但是山本宽老师和岡田斗司夫老师却指出这种方法存在问题。*大家可以结合昨天我们发的文章「钱少活多难留人-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动画产业的制作危机」来体会。

■制作委员会的权利太大,哪怕有10亿日元的预算也做不出优秀作品

山本宽:我认为制作委员会本身就是问题所在,必须从这里下刀。比如说中国出了10亿日元买下播放版权,但是到了制作委员会这里就不再是10亿了。

制作委员会的核心企业占有40%、50%的收益,如果真来了10亿的话会很难做。比如核心企业握有40%的收益,到了手里也就是4000万。也就是说,预算总额最多就是1亿元了。
就算他们想为这部动画出资,手里的资金也只有那么多。

岡田斗司夫:你是想说,如果有10亿在手可以做出一部非常棒的剧场版动画,中国公司也能为了这部动画掏20亿甚至30亿。但是,如果中国公司真的出了这么多钱,这部动画就变成100%的中国资本。所以才有人一直推崇制作委员会方式,因为可以从中获利。

也就是说版权费手续费这些东西难以舍弃,如果动画的制作预算超过2亿他们就会很伤脑筋。因为核心企业只能拿出4000万,以2亿标准来说4000万也就是20%。如果低于这个百分比握权企业将失去在制作委员会的发言权。

如果中国公司给到20亿那么没办法,只能把这20亿分成10份。这10部作品每部的预算限制在1~2亿甚至是几千万,以此来保卫自己的掌控权。

山本宽:所以他们才要增加(动画的)制作数量。

岡田斗司夫:就像我说的那样吗?

山本宽:没错。当前制作1部动画的预算如果放大到10倍,还没有哪里的现场有能力接下这样的活。所以得出结论,因为无法制作(这样的动画)所以一直在走下坡路。

岡田斗司夫:也就是说,虽然有很多公司愿意为动画制作出资,但是那些商业大叔不想放弃版权费这些相关的盈利点,给动画设定了一个预算上限,所以制作费也不会变多。多出来的制作费全部用来制作多个量级相同的同级作品。

那么如何解决当下的问题呢,把这些脑袋里只想着赚钱的大叔全部撤掉,必须和中国的出资公司直接对接,对吗?

山本宽:我也没(把大叔)说到这个份儿上啦。

岡田斗司夫:之前去参加酒会的时候,被某人这样说了「你可以这么想,但是不可以说出来呀」。

山本宽:你真敢说啊。在现在这种环境下,不适合我们生存。所以我才要说,就算不完全否定制作委员会,也希望他们引起重视,意识到「不多出点钱是做不出好作品」的。必须认真对待每部作品,不然动画是不会火的。

岡田斗司夫:说到底对制作委员会那些大叔来说,比起制作优秀的没有版权的动画来说,还是习惯于用不多的预算去制作普通水准的作品。

「这次你就依然按照这个水准做吧,作为报酬无论过3年还是5年你都只需要做这种简单的作品就可以了」然后为他们工作10年。

我觉得奴隶们也差不多该奋起来一场革命了。

2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1. 恭喜您终于敢说出来这话了,本来我也想说的,哈哈。

  2. 意思是日本人没那么多钱投进去,独立搞优秀作品,想拉资本进来,却不想给资本更多利润?

  3. 制作委员会本身在资金困难时起到了筹集资金的作用。现在中国资本涌入,反道成了制作动画扩充预算的阻碍。没想到当时国内开始买番剧版权以后的这几年,对业界产生了这样的影响。

  4. 中国方面给的钱太多,委员会拿不出相等钱,最后分不到多少利润。简单说就是,中国dalao太TM有钱了

  5. 中国方面给的钱太多,委员会拿不出相等钱,最后分不到多少利润。简单说就是,中国dalao太TM有钱了

  6. 首先想提一提的是,《你的名字。》是新海诚第一部制作委员会形式筹备制作的作品。

    其次,关于本文的内容,概括来说,日方制作掌权者为了因应中国资本的大量涌入,而增加每季作品数量,以此分散资金的方式,将许多作品打包卖给中国网络媒体,是吧?

    脱离制作委员会模式,直接让中国的资本与日本实际动画制作公司对接,似乎是一件好事。然而,中国的资本是携带价值观取向的,是不自由的,这是我担心的事。我可不想再过5年10年以后,日本季度新番里,全都是日系的“十年考高”,日系的“蓝猫虹兔”,日系的“种花家”,日系的“撸起袖子”……如果中国资本可以自由选题,扩展日本市场,那倒好。可是他们的根基在国内,因此很容易变成某种单一价值观的输送工具,变成“喉舌动画”,流向日本。

  7. 对了,“1949年后动物不能成精”,如果按照这一条标准,以后中国资本赞助的日本动画,是不是也没有现代魔物娘故事了?

    • 你不用担心 毕竟日本本土市场也是要看动画的 不可能被我们带偏的

    • 如果真能这样把日本动画也给带歪才牛B呢,我大天朝也终于能实现文化输出了,哈哈哈哈

    • 中国网媒的价值观跟TV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吧,网媒虽然受到监管,但主要也是商业主导,哪怕有价值观输出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是这种被输出的价值观有足够的商业价值,就像日本动画偶像番横行一样

  8. 为什么总有人觉得天朝文化输出是好事?各地的文化是各地的财富,做得好了别人都来吸收是你的本事。做的不好,然后用钱生生砸到别人的产业里,这就是毒瘤。踏踏实实提升自己,然后别人自然来学习。自己还在“借鉴”别人的先进东西时,就惦记着把自己那点糟粕甩到别人那里,这就是违反自然规律。以后弊端显露时哭的还是自己。

    • 你说的违反自然规律,实际上你自己也不懂什么是自然规律,连概念都混淆了。
      只有是有文化的国家,自然就会有文化的引进与输出,这是规律。文化强的自然输出的多,弱的就引进的多。现在中国就是引进的多。但引进得要钱吧,你把这花的钱定义为“毒瘤”。然后又强行把自己国家的商业作品定义为“糟粕”,窃以为不太合适吧。
      所以这根本不是违背自然规律,反而恰恰是正确反映了自然与经济学规律。
      天朝的钱根本无意改变日本的制作内容,从上文得出甚至还可能帮助提升日本动画质量。至今世界动漫的王座依然是日本坐着,担心人家会不会因为这点钱就自断筋骨重新修炼纯熟多余。

    • 虽然上边说的确实有其他问题,但你的观点其实也并没有否定文化输出流入的规律嘛。强的会引别人去学,弱的会去学别人。至于天朝本身的问题。你可以先去看看现在的那些番的市场方向。番还没做好呢,先琢磨着去日本推广。发现没人家做得好,就用钱把对面整个产业慢慢慢吞下来。从经济学上看是很正常,但请问经济学合理的手段一定就是正确,是好的吗?我相信很多例子都会给出相反的答案。目光不要总放在短期。我国就总是注重短期经济利益,最后你看看北京的天。同理,外资注入会扰乱日本的市场生态。未来的结局我持悲观态度。

    • 不能同意更多,最近南极冰架分裂,搞得我心惶惶的,我住在沿海城市啊……一时又搬不走orz

  9. 那啥…宽叔…大概你在业界生存不下来的原因不止是这个吧?

  10. 中国网媒的价值观跟TV的价值观完全不一样吧,网媒虽然受到监管,但主要也是商业主导,哪怕有价值观输出也是正常的市场行为,是这种被输出的价值观有足够的商业价值,就像日本动画偶像番横行一样

  11. 一直都在说,中国不缺钱,也不缺技术,缺的是剧情剧本跟商业模式.

  12. 这俩人一个公司快垮了一个江郎才尽都快在日本业界混不下去了还是先担心下自己吧。

  13. 岛国的动画黄金时期已过,现在有他国(例如我朝)的资本涌入互利互助一把不是好事吗,想自我拯救岛国动画,不要在哪不明就里的怨喷自己想想一些有实质进步意义的东西罢(所谓的动画dalao居然看不清现实…

  14. 测试评论插件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