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南种子町的圣地巡礼与见闻~wildgun2016夏种子岛及鹿儿岛圣地巡礼

种子岛 鹿儿岛 圣地巡礼

时间:2016年7月15日午后 | 地点:鹿儿岛县种子岛 | 上回游记中写了我参观种子岛上的标志性机构建筑JAXA展示馆,以及参加JAXA巴士见学活动的过程,最后还在JAXA食堂中吃了午餐。这不,刚送回碗筷,急匆匆地走出食堂走下JAXA门口的山坡,下方空地停车场上,我预约的下午一点的车辆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租车的方法

种子岛是位于九州南端鹿儿岛县的一座离岛,与其位置一样,这里的旅游情报不是很发达。甚至不少旅游相关机构都还没有自己的网站(比如住宿的「栄」宾馆)。同样巴士交通也不是很便利,对于我这样不会开车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棘手。

不过既然要去,就抱着与第一次圣地巡礼一样的决心和念头,想方设法做好一切准备工作,用我所能触及的方法尽量保障巡礼顺利。好不容易在网上查到了一份文档,是种子岛当地旅游公司大和巴士提供的观光出租车服务。我先是联系了JCB信用卡组织的白金礼宾热线服务,请他们帮忙联系。后来由于联络周期较长,因此我干脆硬着头皮,用着初学者水平的日语自己直接打电话给大和巴士公司去确认并预定。结果,仅仅是一通电话,也不知道我是否表达出了准确的意思,就这么预定完成了。挂了电话,我还是有些不放心。直到7月15日下午1点我走向站在车门外等候的司机,看到司机大叔问我是不是コウさん,我才总算放心下来,预定成功了!

宝满神社

上了车,我向司机展示了自己想去的南种子町及中种子町的几处场景,商量了一下大致路线后,司机便载我出发了。司机问我从何而来,我说上海。司机说前几周他正好也接到了一对来自上海的夫妻的生意(我有点惊讶:上海人去的也不少啊),结果对方一点日语也不会,可把司机难倒了。结果乘客借助电话翻译服务,才能把意思传达给司机。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来说我的行程,第一站是一座名为「宝满神社」的无人神社,位于山林之内。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机器人笔记》片尾ED动画有一张场景,是爱理蹲在手水舍的画面,旁边还有几只小猫,蹲在这里一起躲雨。我觉得,日本同好能发现这里的圣地也是厉害啊。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走出神社时,司机大叔向我招招手,指着一旁山林中的树木说:这种树很抢手,据说有好多中国人来看过之后要来买。(大意)

如果我没理解错他的话,这就让我有些惊讶了,没想到中国人买买买的目光已经打量到这座岛屿的木材上来了。我觉得还是不要出售比较好,保护生态环境要紧啊。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门仓岬

下一个要去的地方,是名为门仓岬的地点。

一路上,司机和我聊起了神社的事。当然限于我的日语水平,也不可能聊得很深,而且司机也是一位比较通俗的大叔,并不是特别文艺向的神社或历史爱好者。只是因为刚才宝满神社境内神职人员不在,因此话题便从「残念(遗憾)」说起。司机告诉我,最近一阵子神职人员们都很忙啊。我起初不理解,觉得神社的大祭应该就是春天的祈年祭以及秋天的新尝祭才会忙碌呀,现在是夏天,神职人员忙些什么呢?司机告诉我,(大意)秋季的水稻现在也要种植下去了,因此神社人员也要在田间各处走访,举行仪式,祈祷庄稼收成。如此一来,我了解到原来神社不仅仅是空间的建筑视觉元素上与农业有很大关系(注连绳象征云、纸垂象征雷电、供奉的钱叫「初穗料」),从时间上来看,神职人员也是伴随着农作活动一年四季忙碌着的。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这不,大约过了五分钟,便来到了门仓峡。在这里,是《机器人笔记》中……嗯,因为涉及剧透,所以我就不具体说明了。总之这里也是《机器人笔记》中一幕的场景。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在门仓峡的入口处有一座鸟居,旁边有一座人像。他端着枪,甚至指着鸟居,似乎有些大不敬。其实我想应该并非不敬,种子岛对枪支应该是十分具有好感的:因为种子岛本身就是枪支传来之地,也就是枪支传入日本的窗口。

在一位种子岛岛民或是种子岛爱好者的网页「種子島原人トップ 」上,自豪地写着这么一段话:在日本的三个重要历史转换时期,必有种子岛的身影!第一,赤米传来;第二,铁炮传来;第三,宇宙中心。

根据该网页的说法,种子岛在弥生时代,作为稻米的传入地,开启了日本农耕文化的发展;而日语「鉄砲」就是枪支,1543年室町時代末期枪支由种子岛的传入,让日本迎来了近代国家的黎明;之后种子岛宇宙中心的建立更是将日本带向了宇宙航天时代。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这么想来,尽管枪支在日本并不可常见,但仅仅就这么一天的时间,既参观了JAXA宇宙中心,也从路边的田野里以及与司机的对话里认识到了日本农耕社会与神社文化、与种子岛的关系……可谓亲眼见证了那位种子岛原人自豪之事三件中的两件吧。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宇宙ヶ丘公园

下一个圣地是宇宙ヶ丘公園。走上这座金属架子搭建起的高台,可以望遍周围的景色。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为了向各位传递这里的视野,所以我在这里举起了理光THETA360相机,拍了一张全景照片,请大家查看感受一下:

日本 鹿児島県 種子島 宇宙ヶ丘公園 – Spherical Image – RICOH THETA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script>

广田遗迹博物馆

来一段插曲,这里是一处并不属于圣地巡礼计划中的地点,而是种子岛上的一处参观地——广田遗迹博物馆。博物馆分内部展示厅,和外部遗迹,展示厅不大,其外部则连接着种子岛东侧的海岸沙滩,上面保留了遗迹发掘出的内容,以及相应的介绍牌。(本段内容中会出现人类的骨骸图像,但并不恐怖,对此敏感不适者请迅速翻页。)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光看这个招牌右侧的石雕,就有一种《哆啦A梦》大长篇里穿越到古代冒险的故事感觉,是不是?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这里竖立着的一座座小型方碑,就是一处处挖掘出的骨骸遗迹。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在这一方海滩边的碧海蓝天下,这些遗迹倒也并不显得可怕或悲凉,反倒是在碧海蓝天中,给我一种轻松愉悦的想象,他们的骸骨如今躺在这里,正是数千、数万年前,他们在这里奔跑、打滚,或闲坐于此远眺大海的确凿证明。正可谓怡然自得,与天地同一。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潮湿的地面,偶尔也能看到有漂亮红色钳子的螃蟹爬过。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之后走进博物馆的建筑室内,参观了展示厅的内容。可以看到,根据博物馆的理解与解释,这些遗骸是远古先民们在人死后举行的仪式,因而把骸骨留在海边。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这具遗骨的手臂或手腕上还带有环形装饰品。根据展板介绍,这是古坟时期的习俗。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展板上的这个小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条条像娃娃鱼似的,展板上的图注文字是说附在身上的贝壳制品。在我看来,这有点像日本的勾玉。大家还记得生物课上学到的胚胎图片吗?我记得以前生物课上有这么一幅图片,对比了人类、鱼类、鸡等生物在从单细胞分裂发育到胚胎过程中逐渐成型的体态,有一个阶段就像弯曲着身子蜷缩在球体内的小鱼。再联想到日本的勾玉读作「まが たま(maga tama)」,而日语里「魂」或读作「たま(tama)」,鸡蛋「卵」即「玉子」读作「たまご(tama go)」。我认为这是日本的先民们观察到了胚胎中生命的形态,并与魂、玉石等概念联系到一起,最终形成了对勾玉的宗教性崇拜。日本三件神器中的一件就是勾玉,而我想古坟时期这片种子岛东侧海岸人类遗迹中的贝制装饰品,便是其源流之一。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这里还有一座祈祷的人像。我问讲解员,她是在想哪位神明祈祷呢?是天照大神吗?讲解员回答我说,她想应该是更为早先的神明吧。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展示柜里还有一串深绿色的玻璃制品,记得当时讲解员告诉我,这是来自印度的玻璃制品。

种子岛 日本旅游 神社 鹿儿岛

顺带一提,讲解员是一位目测四十岁左右的女性,听说我是中国人,她竟然也能说起几句中文的问候简句来,让我有些意外。她也与我的司机交谈了起来。谈话中我大约听懂几句,她是一位奈良县出身的女性,丈夫因为车祸离世后,她便来这里当了讲解员。后来在博物馆小卖店里,讲解员还翻开一本小册子,可能是博物馆的文化宣传月刊之类的吧,其中一页上,记录着这位讲解员手工艺心得的介绍。

参观过程中司机也很欢快地向我说了些什么,好像是有关野地里的叶子(我没基本听懂),结果讲解员立即向我解释:那位司机是在开玩笑,仅仅是一个玩笑。最后离开博物馆道别时,讲解员女士还笑着摆出一幅「握拳」的手势,对司机叮嘱道:「你一定要把正确的知识告诉コウさん(也就是我)呀!」于是我越来越好奇前面司机到底拿什么错误的知识和我开玩笑了……

丧夫后独自却依然能够乐观自信生活的讲解员女性;一开车就告诉我海滩夏天能看到很多大胸部泳装女人的俗气司机大叔(尽管我对这个不太感兴趣,后来他就没再提起);再加上晚点三分钟的交通巴士;还有不端出商业礼仪客套腔的「栄」宾馆老板娘……这些都是我在圣地巡礼以外,在种子岛的旅游途中,见识到的不同于「东京日本」的另一面的日本。

(未完待续)

MONO

1 条评论 南种子町的圣地巡礼与见闻~wildgun2016夏种子岛及鹿儿岛圣地巡礼

  1. 迟来的食完
    问下上面说到的让种子到人民自豪的三件事还剩一件是啥呢?

评论已关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