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审纪实-对上坂堇发出杀害预告的嫌疑犯法庭自述:越骂越有快感 最后就···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上坂堇 杀害预告 自白

在2ch上写下对声优上坂堇的杀害预告,以妨碍业务的嫌疑被逮捕的小野寺达也当时是20岁的高专生。对于这段文字重视起来的上坂堇所属事务所召开了临时会议,决定增加开展活动时的警备人员、上坂堇在工作的来去途中也都会有员工接送。上坂堇本人也为了安全减少了不必要的外出,听说因受到惊吓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因为庭审也没有画面,所以我们只能找一些上坂堇最新的写真照片来给大家配图了,第一张是最配合这篇文章的,上坂堇关爱单身狗···其实对于这种杀害预告的人自白大概能猜到,Jimmy更想知道此前在Twitter上想要“社保”政委的那些粉丝内心的真实想法。

在法庭上第一眼看到的他像是一个老实的男子,在被告人席上手脚老是不安的乱动始终无法平静的样子。对于辩护人、检察官的提问,都不怎么说得出话,看得出他十分不习惯与人说话。硬要用网络语说的话,他就属于那种典型的“阴暗系”,不由得感到,难道“杀死”这样的词语他实际一次都没有使用过吗。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小野寺在山形县的老家与父母和姐姐一起生活,读着高专。在高专的最后一学年,他烦恼于找工作和毕业论文,感到有压力。

“原本,就不擅长交流,自己想说的事无法很好地传递给别人。自己的脑子里想着该说怎样的话好,经常窘于语言。对家人也不怎么说话”

这样说话的他,在学校里没有一个朋友。在小学、中学的时候虽然很少,但还是有几个称得上是朋友的同学,到了高专之后就完全没有了。

“我不知道在高专里如何交朋友。然后渐渐地封闭了自己的内心”

在家里、学校里都不能与人很好对话的他,与人交流的唯一场所就是网上的留言板。

对于学校生活的怀有不满,学校的学习很难使他感受到自己的界限。对于将来不安、烦恼,与谁都不能说的话,都诉之于网上。从出生以来他第一次做到能表现自己。他变得着迷起来于是不断地写,陷入其中。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想要逃离现实世界,逃入网络世界”

不知不觉,对于他来讲,唯有在网络上与人交流才是“现实”。那个时候,他遇到了写关于上坂堇的留言板。

“一开始是看到了对于上坂堇的诽谤中伤话语,然后自己也顺势写了下来”

越用脏话、刺激的语言骂她,回应我的人就越多。这对于他来讲很有快感。因为在现实世界里没有人对于他的话有过这样的反应。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有人回应我就很开心…然后我就继续诽谤中伤下去。我知道这种杀害预告是犯罪。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写下的东西会变得这么严重”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他与高专学校方面商量之后,选择了主动退学。为了今后,好像也与探讨交流问题的医疗机关交流过。诊断结果是“不是什么病”,不过这结果好像对于他交流能力的提升也有好处。

不擅于与人交流,害怕,封闭在自己的龟壳里,但实际上他比任何人都渴望与人有连接。

我感到他所写下的脏话里,透出一种类似于他内心某种饥饿感一般的寂寞与孤独。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上坂堇 政委 杀害预告 嫌疑犯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