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P站培养女团Niji No Conquistador原成员告pixiv永田宽哲副社长性骚扰

pixiv 社长 性骚扰 起诉

音乐组合Niji No Conquistador原成员A小姐起诉运营P站的pixiv股份有限公司现社长·永田宽哲,理由是受到当时制片人的永田的性骚扰。A小姐曾经所属的Niji No Conquistador是pixiv公司2014年7月开始育成的偶像团体。当年还是pixiv公司副社长的永田同时也担任该组合的总制片人。

pixiv 社长 永田宽哲 性骚扰 起诉

在法院的争论点是

根据诉状,A小姐因以下三点性骚扰起诉。

·强制让其陪同去京都旅行,并强制要求住在同一间房间

·作为副业,让其进行全身按摩

·在换衣间进行偷拍

永田的代理人在5月7日的第一回口头辩论中,承认了“同行京都旅行,在旁侧就寝”和“按摩”。但对于“在换衣间偷拍”,主张一部分与事实不符。

pixiv 社长 性骚扰 起诉

A小姐讲述的性骚扰

BuzzFeed News对A小姐进行问话。以下是其内容。

pixiv 社长 性骚扰 起诉

京都住宿

A小姐从2015年4月就开始考虑离开团体。同年12月。永田申请“想要1个人去京都旅行休息一段时间”。永田说“1个人去不了,但如果有你照料同去的话就好了”。当时,A小姐还是未成年。

“我虽然想过为什么,但也想到或许是一个人拿不到许可、虽说是去照料但也只是想让我陪同去想去的地方,当然更多的是,如果拒绝的话他就会勃然大怒,所以我什么也没说。”

新干线和旅馆都是永田来安排的。到达京都之后,永田租了辆小汽车兜风。那之后,到了高级旅馆。

“到了旅馆之后,就发现是同住一间。房间里,准备了紧挨在一起的床铺。虽然很是惊讶,但因为生活工作上都是依赖于永田先生,所以到了现在也说不出请给我准备另外一间房间。虽然没有遭遇袭击,但哪里能休息得上,心里一直挂着的。”

强制要求按摩

当时,Niji No Conquistador的活动补助费是一个月3万日元,等同于是没有工资的。为了不给允许自己选择偶像这条道路的父母添麻烦,A小姐从未向家里要过钱。公司是禁止搞副业的。

A小姐向永田申请“想要打工”,虽然没有获得许可但也并没有受到斥责。

“他说“给我按摩的话就给你打工费”,然后我就做了。因为那是在十分惹恼他之后,太恐怖了我没办法拒绝。那之后,永田说“就把这个当做打工吧”。”

“我也讨厌这样,但又没有钱,也不想给父母造成负担。我是没有办法才做的。没有其他的赚钱方法。”

全身按摩大约是一周1到2次。地点要么是当时成员所住的宿舍,要么是永田自己家里,要么是工作房间。强制要求按摩的时候,一直都是只有两个人。约1小时的按摩,会给5000日元。

从2015年9月开始到第二年春天的半年间,共计给永田按摩了10次以上。

pixiv 社长 性骚扰 起诉

换衣间偷拍

2018年1月7日,Niji No Conquistador开展了个人演唱会。又有A小姐和同期成员的毕业典礼。被脱团成员邀请希望她过来。

决定演唱会前一天前往东京,在LINE上问了永田有没有宿舍什么的可以住的地方。永田回复“我家里的客房是空着的你可以过来住”。

“我想着明明有提示他是旅馆、宿舍啊。不过,他老婆和孩子都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并且,脱团成员已经说了住宿费是不出的,我就在他家住下了”。

他家是南青山的高级公寓。6日夜晚,明明有客用的浴室,但永田指示说使用主浴室。

进去一看,就注意到在换衣间里有装备“隐藏摄像头”。因为粘在墙壁上的胶带脱落,所以就发现了摄像头吊着。A小姐注意着不被摄像头拍到换了衣服。

7日也有摄像头。和昨天的地方不同。永田家是玻璃房的浴室,摄像头换到了拍摄浴室的位置,这样子全身都能拍到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老婆也在,要是我说出来,他们夫妻间的关系由此变差的话……。然后要是惹他大怒的话,一定会把我当做是坏人。”

“也不好和父母说这种事。就在LINE上找了值得信任的好友说了。那晚一点也没睡着。”

pixiv 社长 性骚扰 起诉

永田拒绝接受采访

BuzzFeed News也为了问话拜访了永田办公室,但对方拒绝了直接采访。我们也通过pixiv公司预约采访,但回答也是“请让我们准备”。

现在,我们也还在对永田申请书面采访。

MONO

沙发在召唤你!

留下你的足迹

我对普通人类的邮箱不感兴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