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和邪社 关注和邪社

写真集《No Make》数字版配信纪念!广末凉子采访-被说“没有费洛蒙”的10多岁

广末凉子 NO MAKE 写真集 采访

前天我们和邪社介绍过广末凉子小姐的20年前的写真集『NO MAKE』发售数字版,这次『Weekly Playby』也为了这次数字版的发售采访了广末凉子,下面就是这次采访的内容,从少女到现在的人妻人母,看广末凉子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青葱岁月的,而这次 采访广末凉子的就是当年的摄影师熊谷贯。

广末凉子 NO MAKE 写真集 采访

熊谷:久违的拍摄,凉酱,又“出现”了呢。

广末:诶,什么?

熊谷:酒窝。脸蛋上。平常,上了年纪就不会出现的呢。

广末:啊~因为没有弹力了?(笑)不过,的确没有以前明显了。输给了重力(笑)。

——立马就聊嗨了,不过今天想问问关于出版了20年又再次数字配信的名作《No Make》的事。

熊谷:制作这个的当时,就想过“要做成10年之后还能回过头来看的写真集”。所以其内部也像纪念册一样的版面设计,不仅仅是工作现场,还有她的私下里,收录了凉酱所有的姿态。

广末:是的呢。刚睡起来、穿着便衣的都有(笑)。还有拍摄和我的高中朋友一起去馆山的大海的页面。和朋友玩一整天,是很少有的事,所以那时觉得“在工作里还能玩真是幸运”。

熊谷:这个用手抓西瓜吃的照片,那时还担心“这样的照片拿出来好吗?”

广末:一定是我擅自吃了起来呢。因为拍摄的时候完全没有指示。

熊谷:是的是的。这边也是在开始密切接触时考虑了很多拍摄的,在此之间拍摄也变得自由起来。在化妆中边说“早上好”边拍。

广末:我也是在左右都还分不清,有点新人一般的状态,拍摄的时候还想着“是这样的啊!”。熊谷先生和编辑先生都很融入现场,所以一回过神来,在电视剧的拍摄现场就准备好了便当(笑)。那个时候真的是每天都在一起,丝毫没有拘谨。

——所以才会有这般自然的表情啊。当时,1年登上了《周刊YOUNG JUMP》的封面11次,广末小姐的写真席卷了世间。从摄影师的角度来看,广末小姐作为被摄体的魅力在何处?

熊谷:让拍摄她的摄影师看起来很厉害。让人想到“能引出这般好的表情,真是个好的摄影师啊”。于是获益最多的就是我啦(笑),只是在那边跑跑,何以就成了一幅画呢。

广末:因为一直让我做一个自然体呢。

熊谷:不过,虽然上镜的女孩有很多,无论怎么拍都能拍出好照片的就唯有凉酱。鲜活的能量那样的东西传递出来。

——这么一说,这本写真集跑动的画面真的有很多呢。

广末凉子 NO MAKE 写真集 采访

广末:啊,那或许多少有些意识到。跑起来动起来的话就会觉得很高兴。到了现在也经常被说“动起来会更好呢”。有点像和动物一样呢(笑)。

熊谷:确实,跑起来就会很精神呢。不过,那个时期,一天有多少个工作过来,站立的瞬间都没有。即便是这样,我很有印象,在此期间凉酱也一直是很开心的样子。

广末:虽然很忙,但从小开始进入到这个世界中就是我的梦想,所以情绪低落的闲暇都没有,起来的时候都一直是精神的,一回过神来就睡着了,就是这种感觉。

——当时很是流行“广末潮流”,在日本的运动部的教室一定会贴有广末小姐的海报。这般的人气有真切地感受到吗?

广末:是的呢。我当时从横滨前往东京的高中上学,不过越来越没能正经坐电车了,被同级生、车站员工保护着,虽然臭美变得坐一等车去上学了。不过,被人打招呼也是非常开心的哦。因为变成这样曾是我的梦想。现在坐上出租车,被司机说“最近的节目,我看了哦”,也会开心,对于这个世界的憧憬没有改变。

熊谷:诶,这样子。这么说,当时有被说“没有费洛蒙”呢。

广末:那是因为被事务所的人说了“裹上白布”(注:这样子显得没有胸)。不过,这样的中性感,或许也让大家很容易为我应援。觉得说出“喜欢偶像”很羞耻的人们,或许能够很容易说出“喜欢广末”。嘛,为什么这么一个像男孩子的女孩能得到大家的应援,我自己也不清楚。

MONO

沙发在召唤你!

留下你的足迹

我对普通人类的邮箱不感兴趣.




< <